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30 10:58 第期
关键字:国考面试热点,国家公务员考试,网红学院

国考面试热点:要用辩证的思维看“网红学院”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近日,重庆工程学院开设“网红学院”一事引发关注。9月20日,重庆工程学院回应记者称,“网红学院”是学校与企业进行“校企共建”的一个培训项目,目前已有19名学生参与。而“网红学院”合作企业则称,会对学生进行“索要礼物”等直播技巧的培训,之后与学生签约,让他们成为企业的全职主播。(9月21日《北京青年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钱江晚报高路:大学教育与社会实际需要之间还有很大的落差,以前很多大学选择了无视,困在象牙塔里自娱自乐、按部就班,两耳不闻窗外事,现在有大学放下身段,其实是好事。但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往课堂上搬的,学校还是应该从专业出发,设置更符合专业本身特点的职业培训定位。而且从根本上说,网红不是培训出来的,它有它自己的规律,这个行业看起来很火,可成名的毕竟是少数,以为通过几个月的培训,就可以执证上岗,就可以崭露头脚、坐在直播间里数钱了,是小看了这个行业的残酷性。

哪怕作为一个普通的职业,这种新生事物的前景依然需要时间的检验。时至今日,一些网红的赢利模式依然游走在法律和公序良俗的灰色地带。作为一个职业,它还不具备可持续的发展前景和清晰的社会定位,让学生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就切入行业,也容易走入误区。几年以后,碰得头破血流,是不是该怪学校的误导呢?

现在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数量庞大,一些学生毕业之时就是失业的开始,教育主管部门、社会都对大学生的就业率有很高的期待,很严格的考核。就业率不佳的大学会被边缘化,这给了很多高校现实的压力。网红学校并没有拉低大学的品位,但它传递出的对就业问题的焦虑,却足够让大学清醒,该怎么样看待教育,该教会学生什么东西。学校,应该立足于长远,提升学生的能力,而不能总想着用短平快的方式解决问题,切不可在就业的焦虑中自乱阵脚。

@燕赵晚报斯涵涵:据报道,“网红学院”是学校与企业进行“校企共建”的一个合作项目,可见这是顺应市场和社会要求的产物。由企业提供培训老师和实践机会,学校提供场地和设备,学生凭自愿参与,希望能够解决一部分学生的就业问题。高校把握时代潮流,主动对接企业,千方百计提高学生就业率及就业能力,并把解决网红行业“现阶段缺乏大量的高素质、高质量的专业人才”作为研究方向,校企双方基于网红经济,开展具有行业开创性战略意义的有益尝试,何错之有?

而从课程设置来看,“网红学院”要学习“直播技巧” “形象设计”“心理学” 和“录小视频上热门”等相关课程。“网红学院”既不是该校的独立学院,也不是学校的一个具体专业,充其量是高校的一门选修课而已。学生毕业后能够专业对口,和公司签约做网红当然更好,当不了主播,多学习些相关知识,掌握相关技能,“艺多不压身”,对于将来走向社会从事其他工作也大有裨益。

该高校有在校学生13500余人,“网红学院”目前只有19名学生,但“网红学院”却如一条鲶鱼,在学校和社会激起巨大涟漪。实际上,主播或网红只是一个新兴职业,无须过度推崇也不必肆意贬低。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我们需要打破常规的改革勇气,鼓励别具一格的大胆尝试,摒弃自以为是的傲慢与偏见,奇思妙想才能变为现实。“网红学院”,价值几何?不妨给点时间,给点包容,不必大惊小怪,更不要一棍子打死。

@齐鲁晚报毛建国: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充分解释了日新月异。当下,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正在重构我们的生活,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网红正是其代表,经常触网的人,很少没有听过、见过、经历过网红。现在,网红成了一种经济现象,也成了一种社会现象。

网红很热,网红又很冷。虽然网红大行其道,但在主流空间里,对于网红并不感冒,甚至还有着贬低、歧视。体现在直播身上,虽然有人把2016年称为直播元年,用户数量迅猛增长,资本争相涌入,平台相继产生,但在事实上,很多人看不起直播行业,对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忧心忡忡。特别是“快手主播大凉山做假慈善”事件,更是导致和加剧了舆论的反感。在很多人心中,直播这个行业,与哗众取宠、庸俗下流无限接近。

舆论对网红的反感和排斥,并非都有道理。任何一个行业的产生和发展,都有其合理性,能够成为一种经济现象和社会现象,并不是偶然的。拿网络主播来说,并不都是不学无术,传递的也不都是负面价值,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网红主播。但是,舆论对网红的认识,依然值得思考。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被尊重的需求,如果一个行业长期与负面新闻相伴,这个行业没有什么美好的未来。或许正是因为认识到当前舆论对网红的印象,所以校方对于开设“网红学院”有些底气不足。

与对物质产品的期待不同,人们对文化产品大多有着“正能量情结”。文化产品直击心灵,如果一款文化产品不能带来美好感受,本身问题重重,甚至与主流价值观相悖,这样的文化产品就不会得到广泛的认可,也不会有光辉的未来。网红经济要想发展,必须直面社会期待,谋求社会认同。如果网红经济和网红本身,有着更多的文化自觉和文化担当,舆论就会认可“网红学院”,开设“网红学院”的高校也会有更多底气。

不难看出“,网红学院”的未来取决于网红本身。同为一种新兴经济现象,能够接受“龙虾学院”,为什么不能接受“网红学院”?关键还在于网红本身有着怎样的表现。因此,希望舆论放弃对网红的傲慢与偏见,也希望网红经济能够正视问题,为经济社会提供更多正能量。

@上海金融报张立美:不可否认,当下不少网红主播走低俗、庸俗路线,甚至存在涉黄等违法违规内容,让人相当反感。但从行业来看,绝大多数网红主播按照相关规定进行直播,也没有背离道德。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合法的行业,我们不该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行业及其从业人员。事实上,根据《中国直播行业热度报告(2016年度)》,2016年度,我国直播平台超过200家,在线直播行业用户规模达到了3.12亿人,直播市场总量超过了250亿元。而且,绝大多数直播主播的年收入在5万至10万元之间,处于社会的中游水平。

如此庞大的产业规模,决定了网红经济对相关人才的需求。即便所有的高校都非常“清高”,不涉足网红主播的培养,但其他社会职业培训机构必然会进入该市场。更何况,有调查数据显示,超过三成的大学生愿意毕业后当网络主播。

作为一所以互联网产业为主导开设相关专业的职业院校,重庆工程学院培养互联网市场需要的人才,是其基本功能和学校的特色定位。在社会对网红主播存在极大需求的现实面前,高校与相关企业合作,开设“网红学院”完全符合职业院校的发展路径和定位。而且,所谓的“网红学院”并不是独立的学院或具体专业,只是一个培训项目。因此,至少在政策层面,“网红学院”不属于高校滥用自主权,乱开奇葩专业的情形。

总之,高校开“网红学院”,顺应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趋势,是在做满足市场需求的事,应当予以理解和尊重。

@山东商报陈广江:弄清来龙去脉不难发现,“网红学院”并非独立学院或具体专业,实际上是一门为期3个月的选修课。学校提供场地和设备,企业提供培训老师和实践机会,学生自愿参与且不承担费用,这样的校企合作项目多多益善。对相关专业的学生来说,最终能否成为网红式艺人暂且不说,至少能锻炼自己,增加就业砝码。其实,网红教育早已进入了大学。据报道,去年,武汉华夏理工学院就专门开设了“网红主播”课,校内的网红被请上讲台。浙江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更是开办了首家电商网络模特班,被成为“网红制造流水线”。就连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去年也举办了一场有关网红的讲座。因此,面对“网红学院”,不妨放下偏见,事实上,“网红学院”的课程涵盖直播、电商、短视频内容制作等专业领域,一旦项目取得成功,不仅能解决部分学生的就业问题,还能探索出一条校企合作的新模式。

网友评论: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