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12-13 10:26 第媒体评“莎普爱思”事件期
关键字:国考面试热点,公务员面试,莎普爱思

国考面试热点:媒体评“莎普爱思”事件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治白内障用莎普爱思”是市民耳熟能详的广告语,但近期该产品陷舆论风波。日前,某医学自媒体发文,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的治疗效果和广告营销。上周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告,对自媒体提及情况进行澄清。对此医院眼科专家表示,目前并无相关证据显示滴眼液对“延缓”或“治疗”白内障有效,而法律方面人士认为,莎普爱思在广告上存在“误导”和“夸大”嫌疑(12月5日《南方都市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北京青年报:大众媒体应禁投非处方药广告
 
    近日,网络出现题为《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疗效。12月7日,上市公司莎普爱思紧急申请停牌。之后,上交所及浙江证监局同时发函,要求莎普爱思结合药品上市前后的试验及审批情况,详细说明公司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疗效情况,说明近三年广告费用、研发费用的真实性等多项问题。
 
    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眼科医生的共识。然而,莎普爱思却突破了常识的束缚,凭借“预防治疗白内障,认准莎普爱思”的广告宣传,取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数据显示,莎普爱思滴眼液仅2016年就卖出了2800万支,年销售额7.5亿元。同年,产品单一的莎普爱思公司广告费用支出高达2.6亿元,而药物研发费用只有0.29亿。从这组数据不难得到结论,莎普爱思主要凭借在电视等大众媒体投放广告,创造性地在中国培育出了一个白内障治疗药物市场,并在其中大赚利润。
 
    然而,这种商业营销方面的创造性,却是最令广大眼科医生痛恨之处。有许多老年人出于对手术的莫名畏惧,而宁愿相信某些宣传广告,认为滴滴眼药水就能治好白内障。一些患者因为长时间使用药物,不仅导致生活质量下降,而且延误了治疗,最终把一个白内障小手术就能解决的问题,拖延成了更大的眼部手术,这种现象令许多眼科医生痛心不已。
 
    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发函,要求莎普爱思“交代”药物疗效等问题。其实,有关公司需要交代的不仅是现实问题,某些“历史问题”也要交代清楚。公开信息显示,莎普爱思公司此前主要在医院进行推广,但滴眼液作为处方药在医院推销受阻。之后,2004年,监管部门批准莎普爱思滴眼液转换为OTC药物,也就是可以在大众媒体上打广告的非处方药。从此,有关滴眼液便以强大的广告攻势开路,直指病患,开启了不同凡响的吸金之旅。
 
    据介绍,有关滴眼液中含有防腐剂,长期使用会损伤角膜,而有些患者根本不是白内障,看了广告也随便乱滴,不仅可能损伤视力,还耽误了治疗。这里存在一个疑点,为何具有一定毒性及其他潜在影响的处方药,竟能随意转换为患者可以自选、自购、自用的非处方药?本来是处方药且具有“毒性及其他潜在影响”的莎普爱思滴眼液,可以改走非处方药的“平民路线”,这其中一定有着不平常的过程,个中玄机有必要交代清楚。
 
    早在2012年底,就有媒体报道,国家有关监管部门正在酝酿修改《药品广告审查办法》,修订方向是禁止非处方药在电视、报纸等大众媒体上发布广告。然而,五年时间过去了,“大众媒体禁止发布非处方药广告”,这件事情却没了下文。有关部门难道不应对此有个明确说法吗?
 
    其实不用有关部门解释,答案也是明确的。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广告营销战,是医药界的“极品”但绝非个案。非处方药广告禁令之所以难以成行,就是因为众多制药企业的反对。回看2016年医药类上市公司年报可以发现,重金砸向广告者不在少数,有多家公司的广告费达到上亿元。
 
    “洗脑神药”事件才刚开始,其中奥秘亟待权威部门调查清楚,给个说法。之后,有关部门还要从个案处理,转向具有普遍性的制度层面,及早修订法规全面禁止非处方药在大众媒体上发布广告。只有将每一个案,转换为促进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抓手,才能及早全面建立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实现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的目标。(樊大彧)
 
    检察日报:莎普爱思是否虚假宣传,有关部门应给一个交代
 
    这一质疑莎普爱思的文章叫《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生产者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对文章予以回应,其称滴眼液主要成分“苄达赖氨酸”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的发展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的作用,疗效确切等。但莎普爱思的回应并未消弭公众质疑。
 
    有研究表明,对于人类来说,目前没有发现有任何一种药物能够有效治疗或延缓白内障的进展。目前应对白内障的手段为手术,而对于早期白内障,一般要慎用药物,避免含有防腐剂和赋形剂的药物可能对身体和眼睛造成损害。有人据此认为,莎普爱思宣称具备对白内障的治疗效果很令人生疑。
 
    莎普爱思注重广告宣传,但公众质疑其广告存在“误导”“夸大”的嫌疑。比如其广告的视频文字中快速及缩小的字体提到,该药是针对“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音频表述上却隐去这一字眼,缺乏了“早期”“老年性”的内容。这就容易给患者以误导,认为这一产品可以治疗白内障。对于习惯听音频定内容的消费者来说,更容易产生误导,让人容易认为莎普爱思就是治疗白内障的“神药”。这种做法显得不“实诚”。
 
    一个容易让人忽略的问题是,莎普爱思的广告代言人是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而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明确规定,明星代言广告如涉及虚假宣传,将与商家一起承担连带责任。郎平是名人、是正能量榜样,看到她就让人想到女排精神,郎平所代言的广告,自然也就更容易为更多消费者所相信。明星、公众人物代言广告,很大程度上就是在拿自身的影响力、声誉来替代言的产品背书,一旦产品涉及虚假宣传,作为代言人的明星也难辞其咎,这才能体现权责对等,也才能完全切断虚假广告宣传背后的利益链。所以如果郎平所代言的莎普爱思广告确实存在虚假宣传的问题,她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如果舆论质疑属实,无疑应给予其相应处罚,责令莎普爱思不再进行虚假宣传;同时还应反省,这一“洗脑神药”为何一直没被监管部门发现?当然,这是后话,当务之急是需要相关部门核查莎普爱思的问题,给广大公众一个交代。  (戴先任)
 
    澎湃新闻:疗效、广告全面失守,对莎普爱思能否算个总账?
 
    一篇题为《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最近被刷屏。文章公开质疑号称“白内障不开刀”的药物莎普爱思,指其广告语误导患者相信“眼药水就能够治好白内障”,以致不少患者出现并发症、延误治疗。
 
    国家食药监总局昨晚发出通知,要求浙江食药监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有关规定,督促莎普爱思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在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并要求规范莎普爱思广告发布,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
 
    既然是质疑,即使来自眼科界专家,本质上还是属于专业范畴。现在食药监总局要求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让评价结果说话,这是一种科学的态度。规范莎普爱思的广告内容,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这两条跟进措施显得很不够,完全未涉及如何处理已经暴露的问题,况且“三年内”给试验结果,患者等不起。根据莎普爱思年报,2016 年一年莎普爱思就卖出了2800 万支,年销售额7.5 亿元。企业赚得盆满钵满,它是不是误导了消费者、广告到底违不违法,有关部门要有个明确说法。如果广告的确违法,那是不是要跟它算个总账?
 
    2015年5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用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切实加强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后来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开承诺,要落实“四个最严”要求,坚持问题导向、底线思维,完善制度机制,强化监管举措。
 
    什么是“最严监管”?“最严监管”可以直取上线,而“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是底线。如果药品广告夸大药品功效、适用范围,对患者进行误导和欺骗,那肯定是违法的。对此违法必究,现实意义上已经很严了,其实也只是守住底线。因为底线经常守不住,有时候守住底线俨然成了“最严监管”,但这也算不错。
 
    有媒体“拼贴”出一部莎普爱思违法史:2009年初,莎普爱思被厦门、广州两地食药监局2008年度抽检中认定“不合格”。2009年6月,深圳市药监局通报,莎普爱思在报纸广告中夸大药物疗效。此后屡屡被浙江、广东、湖南等地通报广告违法或产品不合格……这些问题后来是如何了结的,媒体和公众不得而知。
 
    莎普爱思至今在广告宣传上不收敛、不收手,足见相关处理失之“松软”、没有使之产生痛感,说明药品违法广告宣传的土壤还在,“不看疗效,看广告”的问题还很严重。
 
    今天浙江食药监局转发通知,要求莎普爱思“立即开展广告自查”。对屡屡广告违法的莎普爱思,靠“自查”显然不够。按照现有法律及相关规定,两年内违法三次以上的,处广告费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还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国家食药监总局可否克服属地监管碎片化的困境,对莎普爱思来一次“提审”?
 
    既然是落实“四个最严”的要求,制度的笼子要扎得更紧,处罚不痛不痒、失之“松软”的问题要解决。一家企业年赚7.5 亿元,虚假广告只被处以广告费数倍罚款,这等于是激励它搞虚假宣传。对于药品虚假广告,可不可以基于营收进行处罚?或者学习国外经验,给予惩罚性罚款?(杨于泽)
 
    新京报:为何说莎普爱思不可能是“神药”
 
    如果只看广告的话,我们不但有“神医”,还有“神药”。尽管最后事实会证明,这些只是神乎其神,但这并不影响它们曾像神一样存在。
 
    最近,莎普爱思引发的争议,就向我们演绎了一个“神药”的极盛与速衰。而成全与毁掉它的疾病,是当代眼科中最为普通的一个疾病——白内障。
 
    针对莎普爱思激起的争议,昨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出通告,要求莎普爱思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这让涉事药企等不得不正视莎普爱思在白内障治疗方面的药效问题。
 
    提起白内障,估计没听说过的人少之又少,这一方面源于这个疾病太高发了,另一方面恐怕也得感谢以莎普爱思为代表的神药,在各类媒介上的广而告之。
 
    为什么白内障会这么多?因为这几乎是每个人到了某个生理阶段无法规避的一个疾病。
 
    除了外伤或者疾病影响,即使是健康的老年人,沾染上白内障的概率也在一半以上;而一旦过了古稀之年,白内障的患病率会高达80%。如果到耄耋之年,则患白内障的概率是100%。
 
    你可能会问,这个病难道就没什么预防的方法吗?确实没有。因为这是一个与人的身体老化、代谢变化相关的病理现象,可以通过营养的方法延缓它的到来,却不能真正阻挡它的降临。
 
    所以,我们甚至可以悲观一点地说,只要人类无法阻挡衰老和死亡,白内障的发生就是早晚的事情。
 
    白内障的实质,就是人眼内的晶状体内部发生了蛋白的变性,继而浑浊、沉淀,从而影响光线的通过性,轻则影响视力,重则导致失明。在这个过程中,还可能引发青光眼等伴随疾病。
 
    对于这个疾病,虽然药物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但就如加强营养可以延缓人的衰老一样,通过合理的营养药物也能延缓晶状体内的蛋白变性,莎普爱思遵循的就是这样一个原理。
 
    但是,莎普爱思能做的事,临床上很多类似的药物都能做。为了在诸多同类品中脱颖而出,莎普爱思夸大自己的效果,甚至有意无意让应该进行手术的患者,也迷信仅仅依靠莎普爱思就能治好白内障,却是违背了基本的医学理论。
 
    因为蛋白变性是不可逆的,就像煮熟的鸡蛋,蛋白一旦凝固就不可能再回到液体状态,这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取出已经浑浊的晶状体,换上一个新的透明的晶状体,而这就是白内障手术的原理。
 
    假如我们的医学科普宣传,能够像莎普爱思那样充满“激情”,那么,莎普爱思是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的。
 
    所以,莎普爱思能够风光,其实是抓住了这样几个机会:
 
    其一,利用我们不甚严格的药品宣传管理,居然让“药物治疗白内障”这种违背医疗法则的宣传登堂入室,各种原因值得反思。
 
    其二,抓住了民间的手术恐惧症。一般说来,能药物治疗的就不手术,这样的理念没有错,但前提是药物治疗可靠。现在的很多宣传,常常绕开药物治疗的具体疗效,重点在规避手术上做手脚,而且屡屡成功。这提示我们,应该想办法建立一个恰当的手术观。
 
    其三,医生的声音太微弱。医生不但要会做手术,还应该会科普,白内障的手术治疗已经非常成熟可靠,每年让大量的老年人获益。可是,相关的知识却还一直没有普及,这未尝不是医疗界应该思考的问题。(郑山海)
 
    工人日报:市场中还有多少“莎普爱思”?
 
    这些天名叫“莎普爱思”的滴眼液声名暴增,原因是其标称的治疗白内障功效可能所言不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发通知要求浙江省相关机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有关规定,督促莎普爱思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通知推测来看,该滴眼液现在还不能说是假冒伪劣产品,否则应该是立即从市场上消失,并相伴以“严厉的措施”。但目前来看能否治疗白内障是个不确定的事。就如通知所指: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该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
 
    然而,就这种证据并未坐实的宣传推广行为,市场中并不罕见,浮夸推广和宣传不时出现。
 
    昂贵的“神草”咱就不说了,拿名声响亮的动物皮制产品来说吧。众多商家都用《本草纲目》有载拿来说事,补这补那的,好像真有其事。到底是不是如此呢?坦白说还真不知道,至少找不到现代实验——比如“临床”的证据支持。即便是《本草纲目》也只能是作为一方面的参照,有些还是有前提条件的。
 
    也许皮胶制品确实有“补”的功效,但应该拿出比对临床数据来,也好让那么多信任您的消费者清楚、明白其中的要义。一种找不到确实依据的产品却被吹到了天上,岂不怪哉。
 
    再来看前些日子商家拿出来的“科学证据”:宣称某种酒保肝还不够,居然找到了可靠的“数据”证明白酒防治、抑制,甚至还治疗癌症。众所周知,白酒酿造需多种原料,还需经过发酵。如果真正懂得科学,我们就应该知道几乎所有的植物中都可以找到防治癌症的微量元素,不夸张地说,即便是任何一块庄稼地里的泥土中,都可以找到那些微量元素。想想,制酒这般的复合程序,应该说是想找不到抑制癌症的微量元素才是比登天更难的事。如若真要按照商家的逻辑,那么连喝水、吃土恐怕都有防癌、治癌的作用了。
 
    就怕那些未必能起作用的微量元素还没被吸收,就把人废了,喝酒之于保肝就是如此:肝脏真有问题,用喝某酒来养护,结果无疑只能是适得其反。
 
    问题是此类似是而非,甚至是南辕北辙的说词很是兴盛。作为消费者,没有人是万事通,客观说,很多时候真伪难辨才是常态,对那些言过其实,甚至编造谎言的商家陷阱真的是难以规避,谁来排雷?谁来清障?像神草那样的神话,或者“莎普爱思”类的产品市场中到底还有多少?是时候全面清扫一下了。 (欧阳)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