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分享
2016-01-11 18:04 第期
关键字:面试热点,公务员,中山大学青年教师殴打院长,公务员面试热点

面试热点:要正视“中山大学青年教师殴打院长”背后的问题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网曝中山大学博雅学院青年教师李思涯在学院年度会议上殴打院长甘阳教授,李思涯自称打人因甘阳拖延其职称晋升。中大博雅学院对此作出说明,谴责教师的暴力举动。还有17位博雅学院教师发表联合声明,要求校方严肃处理打人事件,还大学校园以斯文,保教师人身之安全。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新京报陈小二:此事刺激了公众的兴奋点,撩拨了人们的神经,以至于很多人发评论说“打得好”;还有人翻出甘阳当年在美国未拿到博士学位的事说事,质疑他的人品、学术水平。言外之意,这种人就该打。很多人可能不同意甘阳的观点,看不惯他的一些做法,但这并不代表着李思涯打人就有理,甘阳就应该被打。而且,甘阳现在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一位年轻学者,无论动机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本就不对,何况还是殴打一位老者。对于李思涯来说,他还是一位年轻的学者,用暴力手段解决“自己所谓的不公平”,这简直令斯文扫地,也与其受过的文明教育背道而驰。我们也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反对打人,与意识形态无关,仅就是因为打人是不文明行为。哪怕你的观点再有理,你平时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旦你使用了暴力,那么你的观点主张或利益主张,也就失去了道义支持。

@京华时报王石川:不管有何理由,暴力相向总是欠妥,否则那些受冤的人就有权血债血还,或者报复社会,比如马永平。你可以不喜欢甘阳,但不能教训他;你可以为李思涯鸣不平,但不能为他打人叫好。不美化李思涯打人,不等于不该剖析打人原因。所谓的“长期被拖延晋升”“考核时被无端刁难”,究竟是否属实?而李思涯被指“学术成果突出,而且教学有方”,又是否属实?正如中山大学一位教授表示:李思涯“人很老实,估计已经被逼得忍无可忍了,兔子急了也要咬人”。咬人不对,但该不该查明真相、正视青年教师的无奈?

@人民网蒋萌:由此想到农民工“暴力讨薪”,农民工往往是讨薪无门才剑走偏锋。李思涯据说“学术成果突出,而且教学有方”。中山大学一位教授还说:李思涯“人很老实,估计已经被逼得忍无可忍了,兔子急了也要咬人”。如果这些属实,那么李思涯打人就可能是在“暴力维权”。虽然使用暴力是野蛮的,乃至涉嫌违法,但所谓“被逼得忍无可忍”,也折射出“正常维权渠道”梗阻乃至无效。不是在沉默中死去,就是在沉默中爆发,李思涯选择了后者。当然,在理论上,打人不能直接解决职称问题。但打人一方面可以出气,另一方面可以将事情闹大。从“一闹就灵”的角度,有些事可能发生变数。君不见,上海地铁“凤爪女”那样的人尚且因为露大脸,迅速成为“红人”,各种邀约甚至排到年后。李思涯这回会否“一打而红”?如果打人不构成轻伤,李思涯恐怕不会受到实质的法律惩处。李思涯还能不能在中山大学混下去不好说,其他地方会不会邀请他“加盟”也未可知。此外,当事学校的职称评审是否公开、公平、公正,也值得探究。

@新文化报:首先当然要隆重指出一点,打人不对。而且这次打人事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有预谋的。李思涯打人的过程中,有人负责拍照,有人负责发传单。据知情者介绍,李思涯出此下策也是万般无奈。我们不能简单地讲这是劣币驱逐良币,但显然在这样一个像拧螺丝一样“折腾教授”的氛围中,学术的自由度和专注度都很难得到保障,杰出的学术成果也很难在此间生长。其实改革已经呼吁很多年了,但仍然进展缓慢,这恐怕是因为既得利益的阻力太大了吧。然而改革势在必行,否则在未来的日子里,如今的“青椒”们,一部分会断送他们的教书生涯,一部分则会成长为新一代的既得利益者,继续固化这个体制。

前些天重看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的公开课,他讲到了康德的教师生涯。据说康德受聘于大学当老师的时候是属于临时教师,没有固定薪水,他的报酬按每个学期报名听他课程的学生数量结算,人多钱多,人少钱少,结果康德的课程大受欢迎,他也因此渐渐在学校站稳了脚跟。其余时间,他可以自由地思考哲学,没有论文压力,也没有经济压力,而伟大的哲学家就在这宽松的气氛中诞生了。桑德尔笑言哈佛应该引进这项制度,因为听他公开课的学生多如过江之鲫。

华图解析:在我们的印象中,大学是教育人才的地方,而大学教师更是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一个群体,谁也无法想象,就是这么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教师却做出了打院长的事情。但青年教师打院长的原因,也必须要正视——是什么原因激怒了这位年轻的大学老师?青年教师这个群体的生存状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据了解,我国现有青年教师90万上下。他们大多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前期,寒窗苦读二十余载终在高校谋得一席教职。他们名义上是大学教师,但地位低、职称低、收入低,简称“三低”,看似体面的他们有相当一部分面临着非常大的生活压力。

说实话,李思涯则把气撒在校长身上确实不对,但具体原因我们不清楚他对李思涯评定职称的阻挠是因为李思涯确实不具备这个资格,还是他们之间有着严重的学术分歧,但结果起码证明了,现有的评价体系无法让一位教师心服口服。

因此,比讨论打人这件事本身的对错更重要的是,整个高校管理体制应该正视当下青年教师群体的生活工作困境。如其不然,我国最富潜力、最有活力和创造力的青年教师群体,很有可能会在群体性的失意与失落中慢慢沉沦,到头来,受损的恐怕不只是这一个群体的利益,还希望相关部门可以重视起来。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