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8-02-11 10:31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公务员面试热点,向值班猝死医生学习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向值班猝死医生学习,有点欠妥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丁集镇中心卫生院外科医生方培虎于去年12月16日凌晨猝死在值班室内,年仅31岁。1月25日,裕安区卫计委一则《关于在全区医疗卫生系统开展向方培虎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引发轩然大波,医生纷纷表示,“不学,要好好活着”。(2月7日《解放日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新京报郑山海:就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我们听到了多起医生猝死的案例。2018年元旦前,山西一名呼吸科医生,在连续工作18小时后,突然昏倒后猝死,卒年43岁。此后不久,1月23日,青海大学附属医院一名43岁的急诊医生也是在持续工作18小时后猝死。因为强调医生的责任,忽视了他们的应有权利;因为赋予医护人员“白衣天使”的属性,忘却了他们作为普通人的健康诉求……这一方面与医生数量短缺,不超负荷就难以保证医疗体系高效运转有关;另一方面,少数人主观上宣扬“以此为荣”的做法,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医生猝死背后,其实还有两个问题:其一,医院真的不是保险箱,即便是医生,即便在自己的医院突然发病,当前的医疗手段也常常无法与凶恶的疾病抗衡。其二,许多医生其实很弱小,弱小到有时连自己的疾病都会漏诊。有时判断不清患者的疾病,也确实是难以避免的无奈。倡导爱岗敬业也没什么不妥。只不过,这次这样的倡导有些没顾虑到涉事群体的遭际。更好的选择或许是,将这种致敬更多地体现在对生者的关爱上面,切忌罔顾警示、空洞地谈“学习”,以免让人生出“这是号召后来者重复前人悲剧”的误解,觉得伤口又被撒了一把盐。
 
    @人民网蒋萌:从浅层着眼,这反映出一些管理部门遣词造句时仍习惯官话连篇,平时唱陈词高调令人昏昏欲睡就算了,发生悲剧时还以类似的口吻发文,不仅让人感觉不到温暖安慰,而且产生了具有冷血意味的歧义。类似的例子还有,有人见义勇为牺牲,管理者“奖励”而不是抚恤英雄家属。这些都是官僚主义的典型负面效应。从深层来看,地方卫计委是各级医院的主管部门,但在公立医院获得的财政拨款极为有限的当下(更别说民营医院),许多医院和医生对“主管者”的态度比较微妙。此时,医疗管理部门再如《大话西游》中的唐僧那般进行“念经教育”,会在多大程度上被一线医生心服口服地接受并贯彻,可能要打上问号。一些医生会想,自己加班是常态,管理部门不关心医务工作者超负荷工作,还要让自己加强“学习”,岂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面是许多医生自觉辛苦、付出与回报不对等,另一面是患者抱怨看病难、看病贵,管理部门的“调和”难言成功。必须承认,医疗对世界各国都不是易解课题。对管理者来说,要少背着手发话,多躬下身做事,别闭门造车,宜积极务实应对。若此,即便没有获得掌声,起码不会引来嘘声。
 
    @燕赵晚报毛建国:一直以来,整个社会都在无条件强调无私奉献的精神,“鞠躬尽瘁”总是能够收获最多的泪水。但是,现在时代变了,人们越来越不接受、不相信那些完美无缺的典型。在很多人看来,工作与生活是不矛盾的,自己爱岗敬业与单位人文关怀是统一的,单位不能用爱岗敬业来单方面要求自己,更不能用此来绑架自己。所以现在的典型,在过去可敬可学的基础上,加上了可亲可信。
 
    这样的社会期待,应该得到尊重。“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在人民的美好向往里,自然也包括健康地工作、快乐地工作。而用人单位,应该努力营造这样的工作环境,尊重员工的美好向往。事实也表明,单位严格依法办事,努力关怀员工,尊重员工的休息权,也有利于提升工作质量,有利于激发员工爱岗敬业意识。员工利益与单位利益,是可以兼得的,本质上是相通的。
 
    在表征上,医生们“不学”似乎是一种过激反应,但在事实上,却是对一种行业现象的条件反射。对于广大医生来说,并不是否认爱岗敬业的价值,他们只是担心强调变成强迫,最终导致自己也成为悲剧人物。换句话说,他们反对的不是爱岗敬业,而是猝死悲剧,更担心单位以此来强迫自己、绑架自己。
 
    由此来回答,“值班猝死医生”真不值得学习吗?答案应该是,其精神值得学习,但其悲剧命运应该避免。当然,裕安区卫计委发出这样的通知,也不是鼓励大家“猝死”,还是就精神而言的。但由于存在的历史和现实,触发了人们的担心与隐忧。
 
    @中国青年报伍里川:那些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猝死的医生,他们原不该如此。该用何种方式让超负荷运转的节奏慢下来?这个时候,人们不是不需要来自官方的声音,但这样的声音理应低沉、体恤,而不是高亢地“号召”。
 
    主管部门,应有勇气,既为医德点赞,又反思管理机制和评价机制。这个评价机制的底线是——我们的医生,不至于因为工作辛劳、压力骤增而猝死!每一起猝死事件,都有很多值得检讨的地方。
 
    1月9日,针对“天津海河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全部病倒被迫停诊”,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回应记者提问时称,“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医生也会患病”,表达出要关爱医务人员的意思。
 
    显然,与赞美相比,呵护更为迫切。人们希望,在检讨和审视的基础上,医生的获得感更加明显,生存状态得到改善。但是,“号召”自始至终,没有一个字提到这些。由此让人不免担心:检讨和反思会被讴歌和表彰代替;悲剧,还是在不同的地方继续发生。所以,有关部门还真别觉得自己委屈。
 
    @澎湃新闻胡印斌:中国医师会近日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中国医师的休息权没有得到保障,男性被调查者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50.90小时,女性为49.79小时,“三级医院的医师平均每周工作51.05小时,二级医院的医师平均每周工作51.13小时,一级医院的医师平均每周工作时间是48.24小时”。
 
    中国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要求是,每天8小时,每周40小时,医生的工作时间已明显超出法定要求。在这种情况下,为医务人员减负应该成为社会共识。
 
    医生、教师等职业,过去特别讲究无私奉献。事实上,我们见过了太多医生加班、累倒甚至猝死的新闻,应该反思,如何为他们创造更健康、可持续的从业环境,而不是无限地拔高他们,让他们做无谓地牺牲。
 
    医生也好,其他社会分工也罢,包括公务员,强调努力工作、拼搏进取当然是有道理的,但一定要注意区分公私权界,既不能降低工作要求,也不能以奉献之名侵害他人的工作和休息权,更不能以他人的生命健康为代价。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