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27 14:27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明星限酬令,国家公务员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明星“限酬令”,可否拯救缩水的影视剧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22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等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规定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这是几年来针对演员高片酬问题,有关组织首次明确提出了具体的“红线”,同时也将近几年来明星演员“高片酬”问题白热化了。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广州日报夏振彬:影视产业说到底还是一个需要砸钱的行业,就像“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在不同环节投入多少,最终就能给观众呈现多少。拿钱做特效,特效就会抢眼;能在服装、化妆、道具上用心,最终也会体现在成品上……而“限薪令”的意义,正在于此。限制演员片酬说到底就是把主演的“蛋糕”重新分回到后期、剧本、摄影等影视制作的各环节中去,这无疑有益于影视剧提升制作水准。

当然,《意见》仅仅是意见,缺乏足够的约束力,即便有尖锐的牙齿,在执行中也难免会有从业者暗度陈仓,会有无数方法去规避。比如制作方可以做“两套账”;演员能以投资方式参与票房分账;演员可以挂名顾问、策划,享受高薪;演员可以以自家公司的名义“消化”片酬……

所以,“限薪令”虽好,其操作性还值得商榷,其效果也还有待检验。归根结底,影视剧投资属于市场行为,“天价片酬”也是市场的产物——不是演员漫天要价,也并非投资方愿当“冤大头”,而是由供需关系、投资回报比决定。看看当前的影视剧,明星的话题、流量往往决定收视率,演员的知名度常常影响票房高低,制作方花大钱找票房“保障”,也属利益驱动。

因此,监管部门三令五申、积极引导,行业协会主动约束、明确要求,都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但要想真正解决“天价片酬”问题,关键还得靠市场。此前《琅琊榜》等“良心剧”因制作精良而快速圈粉,《战狼》等电影没有“流量担当”依然大获成功;一些明星主演的电影却要靠粉丝“锁场”挽回颜面……显然,“烧大钱,拍烂片”的模式不可持续,并且越来越吃力,这都是市场调节的结果,也会带动更多制作方思考、调整。

@钱江晚报项向荣:明星的“高片酬”问题到底怎么解决呢?如果仅仅制定文件,却没有说明违反文件的处罚方法,没有具体执行方案,不又是一纸空文?规定的关键是落实。所以有人担忧,这次的“限酬令”如果没有具体惩罚措施跟上,恐怕只会和足球限薪令一样,导致黑白合同盛行。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因为明星的“高片酬”问题在两年多前就已被多方关注,但此前的三令五申多被规避。比如,一线演员的片酬支付方式已经更为“隐性”,很多有实力的制作公司通过合股开公司及将片酬转化为投资、股权、红利等,以这种新型分红方式紧密锁定跟明星的关系。演员很多摇身一变成了出品人、制作人,既躲开了“限酬令”,腰包却更鼓了。

我想,演员片酬既然是市场经济,就不是单靠一纸文件能禁的,制片人和投资人愿意付出那也是市场行为,周瑜打黄盖,风险自承担。这不是说明星的“高片酬”问题是合理的,但既然是市场行为,就应该靠市场经济的手段来限制。比如通过税收调节来配合。国外体育艺术明星就是通过税收调节,比如2014年美国篮球明星乔-约翰逊的年薪约为2318万美元,实际扣税后到手的薪水是1250万美元,为联盟第一。排名第二的则是身处德州的德怀特-霍华德,他的年薪是2144万美元,扣税后实际得到1237万美元。

所以我们有必要效仿国外的先进做法,公布明星的税收及收入。另外,明星不仅仅涉及演艺的税收问题,还涉及股权交易、资本运作等税收问题,渠道繁杂,为了不让明星和税务部门玩捉猫猫的游戏,所以需要对明星的收入进行全口径管理,除了出场费、代言费、广告收入,股权转让也应该纳入管理口径,未来推进个人所得税的综合与分类改革时,可以考虑把高收入阶层纳入综合计征。

@新京报林中路:明星“天价片酬”的乱象,说到底是国内影视产业发展不成熟的产物。在目前国内影视市场中,“粉丝经济”的模式仍然占有相当比重。在这一模式下,一方面导致电视剧行业产能过剩。制作方对流量明星的过度依赖和大资本的热钱涌入,严重挤压了大量小制作精品剧和未成名演员的生存空间,过半电视剧拍完后根本没有刊播机会,造成了电视剧行业极大的资源浪费。另一方面,明星片酬高涨的连锁反应阻碍了电视剧制作水准的提高。有号召力的明星作为一种有限的流量源,在流量变现的市场逻辑下势必被哄抢、被抬价。演员片酬疯涨,根据国内市场惯例,意味着制片方需要先期垫付的预算成本就要大大增加,而作为购片方的播出平台,其购剧成本自然随之猛涨,巨额的成本最后只能通过更巨额的广告收入获得报偿,嗅到商机又“不差钱”的热钱则趁机大量涌入,反过来又助推了明星片酬不降反涨。

这种潜在的商业逻辑最终层层倒逼,使得电视剧制作方需要面临资本、广告主、播出平台等多方干涉,而一旦与影视关联性不强的企业作为金主的不甘幕后、强势介入,就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外行指导内行”的乱象。当然,在快节奏的变现需求面前,这些都是次要的,有明星就意味着量有基本保证,而周期长、收效慢的编剧、拍摄、后期等环节都只能让步。

流量明星没有原罪,资本也无所谓好或坏,关键在于明星的流量是来源于对剧中角色的出色塑造还是与作品无关的绯闻八卦?资本的投入是促进了对影视产业全链条的打造升级,还是继续走“没流量明星就不投不拍”的低端套路?限制明星高片酬只是手段,规范行业发展才是目的。对明星的“天价片酬”进行限制,把演员片酬比例控制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或许正是引导“粉丝经济”走向“创意经济模式”的关键一步。

当然,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需要广电、审计、税务等部门多管齐下,在市场规律下进行适度、有效的引导和调节。通过对明星“天价片酬”的限制,把解放的资源投入到与剧作质量密切相关的各个环节,让创作者获得更多的话语权,让影视行业回到健康有序的轨道上来。

@华商报路洁:影视明星收入过高的现象长期备受诟病,制作方不给高片酬请不来人气明星,电视台看不到明星不买作品,于是片酬被拱上了天。投资有限就只能在后期剪辑、特效制作等环节缩减开支,形成制作链条上的恶性循环。更有甚者,一些拿到高片酬的明星被惯坏了,并不尽心演出,台词靠后期配音,远景找替身,同时轧好几个剧组。而事实证明,有些拿走大量片酬的流量鲜肉并不一定被观众买单。前一阵观众就吐槽《孤芳不自赏》是PS无处不在的“PPT 电视剧”。反观一众戏骨演员参与的《人民的名义》,80多个演员,明星就有40多个,片酬总投入占制作费用的四成,精良的制作让这部剧成为观众口中的“良心剧”,收视率爆棚。

限酬令发布后有言论也曝出了一些担忧,害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种担忧其实来自于目前一线演员的片酬支付方式更为“隐性”。很多明星开了公司、成立工作室,他们与影视制作公司合作,通过投资、分红等方式,变身“出品人”、“制作人”,取得比片酬更为可观的收入。

建立完善的影视作品投入、分配机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减少片酬,并不是抑制演员的创作热情。国外的片酬制度或许能够参考。在美国好莱坞,演员工会规定了最低片酬,演员的片酬由上一部作品票房来决定,“票房毒药”并不会凭颜值拿到高片酬。让市场决定明星的收入,或许是现阶段理性看待明星价值的最直观方法。

@央视评论:寄希望于“限酬令”就能让全行业药到病除,未免太过乐观。在影视剧行业,明星大腕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较大,甚至和影视投资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限酬令难免产生副作用甚至连锁效应。有些明星会秉持“拿多少钱干多少活儿”的态度,大幅削减工作量。甚至本该参加的剧本研讨、宣传推广等活动,也不愿再参与。

更重要的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太多办法能够规避“限酬令”而使明星的利益不受影响。例如,许多明星都拥有自己的制作公司或工作室,片酬可以换成各种名目进入工作室的账目,而不需直接落入明星演员的腰包。此外,明星还可以增加“制作人”、“顾问”等各种头衔,心安理得地将降薪差额补齐。

建立和完善科学合理的电视剧投入、分配机制,是影视剧行业进入良性循环的前提条件。然而要想做到这一点,既需要铁腕治理,更需要从长计议。一方面,对影视明星盲目追捧的风气必须得到改变,这其实是明星高片酬的土壤,如果土壤不除,观众的非理性就会导致市场的非理性,让“看脸”和“高片酬”成为电视剧制作行业祛除不掉的瘟疫。另一方面,“令行禁止”和“合理引导”要结合起来。只有真正让血液传输到剧本、制作等关键环节,让优质内容成为影视剧追求的唯一目标时,高片酬的压力才会真正降下来。

市场经济需要理性的力量!文化市场虽然与商品市场有所不同,但同样需要抑制明星薪酬连番上涨的“郁金香狂热”。影视明星的高片酬只是表象,但这一现象却严重扰乱了表演与创作的本源,腐蚀了市场的内容导向和创作力量。唯有冷静分析、审慎面对明星片酬的虚高并精准用药,才能最终实现药到病除,让创作力而不是明星片酬成为影视剧市场繁荣的唯一标尺。

华图微评:大家都知道,影视行业本就是砸钱的行业,而且,影视明星收入高也成为行业规则,但是,如果说因为演员的收入而导致制作水准下降,这样时间长了,反而不利于影视行业的发展,说实话,相较于只有大明星的平庸之作甚至烂剧,消费者更愿意为故事好、制作精的好作品买单,而这,正是市场规律。从这个角度上看,此番出台相关“意见”,不仅是回应了社会的呼声,更是行业发展的需要。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