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27 10:49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公务员面试热点,橙色书包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不要忽视“橙色书包”善意的出发点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18日开始,多位明星、大V通过微博,转发一则消息,提醒“开车的朋友”,注意礼让背橙色书包的小朋友,“因为他们患有听力障碍”。这一呼吁,随之引发大量转载。“橙色书包”是公益组织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面向听障儿童发起的一项活动。项目负责人之一、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助理叶飞告诉记者,活动经费全部来自社会捐赠。从去年4月份至今,一共发放10110个橙色书包,每个成本120元。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千龙网刘果果:关于“橙色书包”的公益活动,却引来了“另一种”声音,有人说,这是在给听力障碍儿童“贴标签”,让他们在社会中出处于劣势地位。笔者不认同这种观点,“贴标签”是看到的人的主观心理活动,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善待“橙色书包”,那这些听障儿童自然就不会感到“特殊”。

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唤起全社会对听障儿童出行安全的关注,因为这些儿童听力存在障碍,在公共场合处于弱势状态,因为听不见,他们无法准确地分辨是否有来车等情况,极易发生交通意外,这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悲剧。所以,笔者是赞同“基金会”给听障儿童发放“橙色书包”的做法的,因为,如果这样的做法成为每一个公众都知晓的情况,那么我们在行车过程中自然也就会有这样的心理约束——看到“橙色书包”时就要踩一踩刹车、放慢速度。

“相由心生”,一个人看到的事物,或者对事物的理解、解释、观感,由他的内心决定,所以,当你以一颗“善意”的、没有任何杂念的心去看待“橙色书包”、看到听障儿童的时候,你就会觉得那是全社会给予他们的一种关爱,你也会自觉地去响应“放慢车速”的倡议,如果这样,今天我们的举动不是让这些孩子们自卑,而是让他们在心中种下一颗“爱”的种子。

“橙色书包”,颜色鲜明,即使在光线条件不好的情况下,也很容易辨别,让听障儿童背上“橙色书包”,让他们在马路上能够被及时发现,这不是“贴标签”,而是一种“善待”。

@乌鲁木齐文明网吴杨:跳出这个活动本身来看,现实中,不仅仅是成年人,就连很多未成年的残疾人士,都有能以一个“普通正常人”的姿态,融入正常生活、工作、学习中的期盼。他们希望取得与成年人同等的权利,要求社会承认他们的社会资格和个人能力。一方面,他们渴望独立地安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渴望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喜欢同龄人聚在一起探讨问题,交流思想,更新认识,探索人生的奥秘;喜欢自己动手解决问题,不喜欢别人过多地指责、干扰和控制他们的言行。但另一方面,由于某些原因,如行动困难带来的学习、就业问题,由此而带来的经济上不能独立等问题,又使得他们需要依赖别人的帮助才能解决某些力不从心的实际问题,却不愿意让人们看到他们的依赖性。这个矛盾折射在“橙色书包”活动中,就产生了网络上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而带给我们的启示就是,在残疾人士等弱势群体的服务体系中,兼顾到被服务对象的“独立性”与“依赖性”心理需求,才是真正做到他们心底的服务。

此前,知乎上有人发问:在国外三个月发现很多坐电动轮椅的残疾人,为什么国外的残疾人士爱出门?有人以图片做答:国外公交车无障碍踏板、停车场残疾人专用车位、银行触摸式大门……国内则是盲道上停车、银行层层叠叠的台阶、商场厚重的玻璃转门……相比之下立见高下。既尊重需求者的独立性,又不忽视其依赖性的存在,这样的关爱,也许远比我们非要争出对错争出结果来得更实际,也更有必要。

“橙色书包”引争议是件好事,起码它能在引发人们关注服务残障人士的同时,也让我们多了一些更理性的探讨。期待这样的争论能化为实际行动,弥补现实中的不足和缺憾。

@中国教育报范里:我国于十年前签署的《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中对残障的定义就包括了残障是一种状态。这一理念让我们思考问题的角度,从医学模式转向社会模式,也就是对“残障”去标签化。我们每个人生命中都会因为一些原因,都会有一段时间会处在“残障”状态,比如受伤骨折、生病卧床等病理因素,怀孕、年老等生理因素,甚至抱孩子、提行李等生活因素,这些因素同样让我们处于行动不便的状态中,因此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推进无障碍环境建设,以缓解甚至消除这些不便,让我们每个人通过共同的努力,享受社会文明进步带来的便利与幸福。

无障碍环境与相关制度建设关系我们每个人的福祉,并非残障者专用。推动整体环境的改变,建设无障碍环境,实际上为所有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提供了保障。因此,帮助残障人士其实更是帮助我们自己。明白这些,在无障碍环境建设过程中,才能更人性化、更好的满足残障群体的多元化需求。

公益活动较多地关注残障儿童青少年,他们不希望被贴上弱者抑或“身残志坚”的标签被特殊化。他们的成长更需要无差别对待,无障碍沟通,给他们提供温暖友善的人文关怀,最少限制的成长环境。他们与我们一样,都因生存的本能,希望能更好生活而努力着,他们更希望以普通人的身份回归主流社会,希望能拥有更多自主选择的机会,在倡导多元、平等、融合的环境中生活。

拆掉思维里的墙,打造尊重差异、和谐共生的社会文化,才能让包括残障人士在内的社会成员,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道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华声在线王默:众多争议,也主要是两种声音,但是二者初衷都是相同的,都是为了这部分孩子提供更好的安全保障,既然大家的目的相同,何不多倾听以下的三种声音?

首先,应该倾听这部分孩子的声音。这部分孩子有权利选择接受与否。通过招募自愿者,将公益组织的这项活动的目的、意义,在不同区域,采取随机抽样的方式,最后汇总意见,了解这部分孩子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其次,应该倾听这部分孩子家长的声音。家长作为孩子的第一监护人,更能清楚孩子们的所思所想。可以通过社区工作人员入户阐明内容,由他们来思考选择接受与否,由此检测计划的可行性。最后,应该倾听特殊学校老师的声音。老师不仅仅是给学生传递知识、解答疑惑,还要帮助孩子们形成健全的人格,进而教会孩子们如何做人。除了父母,他们是接触的时间最长的人,可以听听老师的声音,对学生的成长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事陪功半?

孩子能否健康的成长牵动着着千万家庭,尤其是本身有缺陷的孩子,更是需要加倍的关心关爱。“橙色书包”呼吁全社会关爱听障儿童,是一种创新和时代进步。然而,只有充分尊重个体意愿,多倾听有直接或间接关系人的意见,方式方法不断完善,才能让残疾儿童充分体会到社会的温暖,才能将类似“橙色书包”式的关爱走得更远。

网友评论: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