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27 10:22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限行让暴走团,国家公务员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限行让暴走团”不可取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8月25日晚上6点半,青岛交警市南大队的多位民警来到了青岛市八大峡广场东侧的几条马路路口,在这里摆放起了禁止通行的标识。从当晚开始,青岛交警市南大队每天都将对这几条道路进行分时段封闭,禁止机动车行驶,而供市民和几个“暴走团”步行,这样的举措是否合适,引发社会激烈讨论。(8月28日《成都商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燕赵晚报孙曙峦:关于限行,青岛警方从路况及法律规定上给出了理由。警方介绍,八大峡附近道路平时车流量较少,且没有公交车道,“所以我们最终做出每晚6点半到9点临时封闭道路供‘暴走团’活动的决定。”说到法律依据,警方称,主要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九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采取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遇有大型群众性活动、大范围施工等情况,需要采取限制交通的措施,或者作出与公众的道路交通活动直接有关的决定,应当提前向社会公告。”

第一,机动车的路权不容侵犯。就算该路段规定时间内只有一辆机动车经过,警方也不能封路。第二,交法中“大型群众性活动、大范围施工”等情况,都具有临时性、偶然性,可“暴走团”的暴走行动既非临时,也非偶然,而是长期的,固定的,并不适用第三十九条的规定。

更重要的是,“暴走团”走上机动车道,原本就属于违法行为。对于违法行为,警方不是制止,而是利用执法权为其开绿灯,不合适宜。

作为一种健身方式,“暴走”无可非议,但不能霸道,肆意侵犯他人的权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对于“暴走团”的违法行为,警方该做的,就是制止,若是因为“暴走团”要在机动车道上暴走,就采取限行措施,“暴走团”将会更加霸道,与其他人的冲突也会更加激烈。这一后果,极其可怕。

@成都晚报木须虫:解决暴走占道的安全隐患,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兴建更多的场地,但城市可能会受到现实的制约,特别是在人口比较密集的中心城区,能够腾挪空间用以专门建设健身场所并不可行。如此情形下,将一些交通流量低且限行后车辆绕道不会对通行形成大的影响的机动车道分时限行,提供给暴走团使用,也是一种可以考虑的办法。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对公共资源合理利用的一种尝试。

在城市密集空间,功能与秩序调节之间的矛盾,往往表现在不同群体之间权益的冲突,要妥善解决这些矛盾,则须兼顾共同的利益诉求,而不能一味追求个体便利的最大化。损有余而补不足便是提高公共资源综合利用率的不二选择,但也不可避免出现不同利益分配的冲突,“限行让暴走团”引发的激烈争议即因如此,类似的问题在高校开放、单位体育设施共享等方面都存在,根源其实在于既得利益者是否愿意牺牲部分权益,将其让渡给其他群体,赋予其分享的便利。

所以,“限行让暴走团”除了措施是否合适之外,更关键还是居民心态是否包容。如果市民愿意在轻微影响自身通行便利的前提下,让暴走群体有条件地分享道路资源,也是公共秩序中的“礼让”。

@新京报李冰冰: “暴走团”身着统一服装、呼喊同一口号,打着健身的旗号,屡屡霸占机动车道,不仅扰民,而且违反道路交通法规。青岛给“暴走团”限行,让其健身,看起来很温情,但不知道其在这么做的时候,有没有考虑机动车的通行权利?给“暴走团”限行,本质是保障“暴走团”违规越线暴走的安全,而让渡机动车司机的合法权利,是损合法权益而迁就违法行为。

而且青岛这么做,是把“暴走团”往马路上引,这个先例一开,以后麻烦会更大。

根据本次调查,过半的受访者认为,不能无原则迁就某些妨碍公共秩序的“健身”活动。青岛随后知错就改,取消限行规定,也是对公众纠偏诉求的呼应。

总之,“暴走团”是为了锻炼身体,但锻炼身体无论如何也不能损害他人利益。解决这种路权和空间纷争,相关部门应合理配置资源,扩建健身场地,而不是给道路限行。

@浙江在线刘雪松:青岛“暴走团”几年前就昂首阔步走在马路中央了,这是全国出名的奇葩现象。但是对于机动车道的觊觎与渴望,各地的“暴走团”都一样。这时候会不会形成与机动车抢道的矛盾、会不会造成冲突,既取决于法律法规,又取决于执法部门对法律法规的维护。

青岛交警以“暴走团”有需求、部分道路车流量少、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有依据为由,特地辟出部分路段在晚间时间让“暴走团”独占,讨了“暴走团”的好,却剥夺了机动车行驶权利,伤害了法治的严肃性。这种公然改变道路交通功能与性质的做法,是执法部门不惜与法规冲突,来化解执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路权冲突。说白了,是息事宁人拉偏架,是简单懒政造成执法不公。这种随意拿捏道路交通法规底线与边界的做法,在处理“暴走团”问题上开了先例,破了规矩。这才是让人们感到惊诧的地方。

事实上,当第一支“暴走团”队伍旁若无人地走入机动车道时,执法部门就应该进行干预,采取制止措施。严格按道路交通法规来执法,所有各方呼吁的人性、安全性、法规的严肃性,都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体现。反之,“暴走团”会在执法的不公中误以为可以得寸进尺,最后不可收拾。“暴走团”对于机动车道路的步步紧逼,某种程度上是执法部门纵容造成的。他们在机动车道路上出现的种种伤害,交警部门也需要承担执法无为、管理无能的责任。

从广场舞盛行时的城市缺广场,到“暴走团”流行时的城市缺马路,一些城市本就相对不足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跟不上日益变化的业余健身爱好。不管怎么变化,法规的严肃性不能变,执法的公正性不能变。否则,这个社会便会以人数的多寡来衡量是否合理,社会秩序便会因此而遭到破坏。

@长江网刘颂寒:暴走团再次吸引到人的注意,这次并非是暴走团又闯祸了,而是青岛交警对一些地区限行,以保证暴走团的正常活动。通过限行的方式来给暴走团创造活动空间,此举一下成为了舆论热议的话题。

道路的本质,应该是提供给汽车出行使用的。也正因为如此,青岛交警让道路限行,却给暴走团用作活动场地,才是此次争议的根源。但是,不可以忽视的问题是,道路本身并非局限于汽车使用,本应该作为公共使用的道路,也并非是汽车的私人订制之物。简单点来说,在不拥挤道路交通的前提之下,进行适当的限行来给户外运动者提供一定场地空间,其实也符合利益的最大化。

而且,此次青岛交警限行的道路,并没有很大车流量。限行之后,汽车也可以通过短距离的绕行到达目的地。这对于当地的交通来说,并不造成真正的影响。同时,让出来的一部分道路给户外运动者作为场地使用,也可以一定的消除一些安全隐患。毕竟,一些户外运动一旦走到了道路上,存在不可忽视的安全隐患。而主动腾出一块空间给市民徒步活动,也有利于缓解人和车争道路的矛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九条,该条内容为“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采取疏导、限制通行、禁止通行等措施。遇有大型群众性活动、大范围施工等情况,需要采取限制交通的措施,或者作出与公众的道路交通活动直接有关的决定,应当提前向社会公告。”也为当地交警限制道路提供给市民徒步运动提供了法律依据。

当然,通过限行的手段来给市民徒步运动创造空间,也符合基本保护弱者的道义。这是在不影响交通的前提之下,给一些市民锻炼创造必不可少的场地空间。不过,限行来给市民创造运动空间,毕竟只是治标之策。只有进一步加大公共场所的建设,给人们锻炼提供更多的去处,才能真正解决市民和汽车争道路的现状。

华图解析:锻炼身体无可厚非,然而,青岛交警对部分机动车道进行分时段封闭,供市民和“暴走团”上路锻炼身体,看似是一种人性化的举措,能有效避免“暴走团”与车争路引发交通安全事故,但不得不说,这种做法,不仅侵犯了其他民众出行的公共利益,反而会让一些“暴走团”与车争路的现象愈演愈烈。

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一条明确规定,行人应在人行道内行走,没有人行道的靠路边行走。而“暴走团”行走在机动车道上已经违法。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所以,任何事情都要依规依法,不能任性妄为。我们尊重您的健身步行的权力,但在哪儿走就必须遵守现有的交通法规。各行其道是维护道路交通安全的重要准则,破坏规则不仅触碰了法律法规的红线,还无法保障个人的人身安全。我相信大家都不愿意看到车毁人亡的悲剧吧。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