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26 11:29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公务员面试热点,橙色书包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不要苛责“橙色书包”的正能量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于2016年3月在北京启动,其官网显示,该活动宗旨为“进一步唤起全社会对听障儿童出行安全的关注,减少因听力障碍造成的儿童交通意外伤害”。工作人员称,已向全国10000名儿童送出“橙色书包”。然而,网络走红之后,“橙色书包”却在部分网友及儿童权益保护专家里,引发质疑。(9月20日《成都商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北京青年报:无论是“橙色书包”活动,还是明星大V提醒司机,无疑都是一种善举,值得肯定。但是,“橙色书包”是关爱还是伤害,却存在争议。从积极意义来说,此举既有利于听障儿童出行安全——因为这一群特殊孩子听不到汽车鸣笛等声音,还能提醒全社会广泛关爱听障儿童群体。

但反对“橙色书包”的意见也有不少,理由如下:听障儿童“被标签化”、增加听障儿童受侵害几率、使孩子们在被可怜中成长等,听上去也不无道理。比如说有孩子家长就表示,孩子内心希望隐藏自己听障的问题。即“橙色书包”是否可行,必须要尊重孩子的意愿和权利。

在笔者看来,“橙色书包”活动可以继续探索,但必须由听障儿童来决定背不背这种书包,家长或学校不应该替孩子做主。如果部分孩子自己选择这种书包,我们也要警惕其弊端,既要防止社会用异样眼光看待孩子,也要防止孩子被侵害,尤其农村地区要防止被侵犯被拐卖。

假如部分听障儿童拒绝“橙色书包”,我们则要寻求更好的保护办法。按理,无论孩子背不背“橙色书包”,是不是听障儿童,司机都应该礼让,儿童都应优先,这是一种最起码的常识。如果某些司机不遵守这种基本规则,需要的不是“橙色书包”,而是各地交警严格执法。

@新京报姚遥:如果听障儿童背着橙色书包,带着显着的标签走在大街上,社会大众即便是朴素热情的关爱,实际上也会加重儿童的自卑,让他们认为自己就是有缺陷的和不足的。

从听障儿童的长期利益而言,他们更需要的是用技术的发展解决听障,需要全社会公平的对待,不让他们只能进入聋哑特殊学校,更需要全社会平等看待他们,无差别地融入社会,而不是让他们带着听障标签生活。

就此而言,橙色书包因为瞄准短期目标,贴近生活好理解而被热捧。但从听障儿童的真实需求和长远发展而言,橙色书包是个很多地方亟待完善的项目。

橙色书包项目的争议,也引起我们反思,公益项目的设立,瞄准长期目标更为艰难,不容易引起社会的热点聚焦,但仅仅聚焦短期目标,也确实存在诸多不足。公益项目的设立,最好能从受益人的核心利益出发,瞄准终极问题,在严密逻辑的支持下提出解决方案,并推进方案的落实。

@光明网杜建锋:该项活动的初衷是唤起全社会对听障儿童出行安全的关注。既然如此,那么解决问题的视角理应是听障儿童的出行安全。橙色书包虽然与众不同,但也因此会引起司机或其他人的注意,从而提升听障儿童的出行安全。诚然,所有儿童的出行安全都应得到关注,但不能否认,听障儿童在出行方面具有相对劣势,因此需要格外的关爱,那种宣称的“无差别的关爱”显然不利于实际问题的解决。

至于听障儿童因此“被标签化”的说法,则更是无稽之谈。首先,任何有特殊需要的人群都需要一定辅助工具,腿部有残疾的人出行需要拐杖或轮椅,患有自闭症的人出行也需有专人看护。对于特殊人群,“无差别关爱”更应该要求关爱者的心理及处理态度,而非成为被关爱者的行动限制。其次,橙色明视度高,在空气中的穿透力仅次于红色,适合发挥警示作用。环卫工人作业时必须穿着橙色背心环卫工作服就是因为橙色有利于提升驾驶中驾驶员的注意力,确保环卫工人的人身安全。因此从安全的角度来看,橙色书包确实满足了听障儿童的特殊需求。这种鲜明的标识不能等同于标签,表达的是一种关爱而非歧视。

或许一些听障儿童并不愿意以这种方式让自己变得与众不同,但在现有慈善条件下,隐藏身份与安全出行尚难兼顾。除非改变援助方式,比如将“橙色书包”换成耳背式助听器,但这可能会给捐助者带来较大的资金压力。现实是,听障儿童的出行安全并没有引起社会的足够关注,这方面的慈善工作尚不完善,他们得到的捐助并不是很多,从这个意义说,“橙色书包”是现实之选。

诚然“无差别对待”更有利于保护听障儿童的权益,但不谈现实,不谈条件,只谈理想,对于捐助者而言,也有失公允。“橙色书包”并不完美,但可以为听障儿童带来一个有明显帮助性的标识,或许其带来的关注和争议可以引导社会迈出关注听障儿童权益的重要一步。从这点而言,社会还需对此多一点等待的耐心和方式转变进步的空间。

@千龙网张山风: “橙色书包”这个公益项目是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启动的,已经向全国10000名听障儿童送出“橙色书包”,并且还有很多人排队申请。如此“火爆”的场面,充分说明了有听力障碍儿童需要得到社会的关注与关爱,相应地,“橙色书包”存在的合理性也得到了证实。

橙色书包本就是一个自助申请的过程,并不存在硬性的规定。作为听障儿童的家庭,在考虑是否要申请橙色书包时,是充分权衡利弊之后所做的决定。如果孩子感到自己背了橙色书包会被区别对待、心理上受到伤害,那就可以选择不申请,相反,如果因为听障问题在生活中出现的种种不便,需要司机朋友的“举手之劳”,就可以选择背上“橙色书包”。

这场“橙色书包”之辩的焦点在于其“标签化”。而之所以存在标签化,本就是因为个体认知上存在偏差,将“橙色书包”看作听力障碍儿童的特定身份。实际上,在我们的社会中,存在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标签,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标签,关键在于如何去看待这个标签,是做正面宣扬还是过度解读,需要外界去思考。

礼让“橙色书包”本是社会中一个小小的善举,何来引起一番争议,背还是不背,本就是当事者及其家长自己的选择,外界过多热议反而会让他们陷入困境,不妨多问问孩子的意见吧。

@南方网丁慎毅:现在一些人思考问题总是有意无意地绝对化。所谓“造成其心理负担,甚至更容易遭到不法分子侵害”,有这种可能,但概率较小,而更大的可能是,大家意识到这个群体的特殊性,进而会有更多人去帮助他们。所谓“听障儿童不该被区别对待,所有的儿童都该被关爱礼让。”确实如此。这就像“人人生而平等”一样,可以是我们追求的理想,但并非现实的必然。好像还没看到哪个专家或网友因为现实中还存在非 “人人生而平等”就“不食周粟”。

卢梭说过:“人人生而平等,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是因为,每个人生下来都要为了生存而生活,但社会环境的变化又往往不尽如人意,所以人人都会受到不同的“不平等”待遇。所以说,不能因为说盲人、孕妇跟我们一样,就不为他们设置盲道或者让座。而公交车上的“爱心座”,也是一种选择的需要。你70岁了还觉得身体硬朗而不选择这个座位,那是你的权利。20岁的女孩因为痛经而选择了这个座位,同样也是她的权利。所以,对于橙色书包,我们可以呼吁政府和社会为听障儿童提供更好的帮助,但却不能否定儿童的选择权。

如果把理想当成现实,而非一切从实际出发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样的反对就容易沦为一场闹剧。

网友评论:

@崔心不语:我觉得看到小朋友就该放慢车速。或者大家都给小朋友换上橙色书包;

@无业由民4812:开车的时候,不管是大朋友小朋友,健全人还是残疾人,只要有行人都应该小心注意!另外,遵守交规很重要,不管是司机,还是行人~

@瑞天空skyray:遇到所有小朋友我都会慢行。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