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19 16:43 第期
关键字:公务员面试热点,面试热点,葛宇路

公务员面试热点:“葛宇路”击中城市道路命名软肋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近日,一则《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引发热传。文章中称,一位名叫葛宇路的学生从2013年起寻找地图上的空白路段,并贴上自制的“葛宇路”路牌。随后,高德地图等地图收录这条道路,这条本来无名的道路竟以“葛宇路”这个人名来命名。 苹果社区北区院街艺术区招商中心一位工作人员称,大家一直管这条路叫“葛宇路”,但是具体怎么命名的则不清楚,“2007年的时候建了苹果社区,当时就有了这条路,但是当时没有立路牌,那会就叫南北区之间”。(7月12日《北京青年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证券时报卞广春:城市道路没有路名,道路命名部门又有忙不过来的时候。2007年,“葛宇路”所在路段就建好了,却没有立路牌。2013年,葛宇路发现这是一段无名路,并在这里贴上用自己名字制成的路牌。人们在6年左右的时间里,都把这里叫“南北区之间”。相比之下,“葛宇路”比“南北区之间”等说法要简便多了。给无名路命名,大家不觉得这样的命名有任何不妥,恰恰因为有了路名,人们指认和交往更方便、更清晰了,似乎应该算是一件并不坏的好事。

但是,“葛宇路”路牌和葛宇路的做法,仍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双井街道办事处城建科一工作人员介绍,如果设置路牌,需要审批通过才行。北京市规划委工作人员表示,按照规定,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而应该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的取名。而且,一般道路名称都以道路旁边的交通指示牌为准,私自命名路牌,“只能按照小广告处理”。北京市朝阳区市政市容委的工作人员说,个人随意制作并悬挂路牌,将由城管进行拆除。

北京有路千万条,仅“南北区之间”路段无名且被一个学生发现,北京地名管理、路牌制作部门不丢脸,反而显现了北京这个方面的事做得很好。尽管给“南北区之间”路段命名并制作路牌是迟早的事,但重新命名不如认可“葛宇路”。“葛宇路”存在三四年,人们已经有些感情了,地图软件更改“葛宇路”也多少有些麻烦。至于不以人名作地名,“葛宇”不是人名,市民也未必认为“葛宇路”是以“葛宇”命名的路。

葛宇路给无名路制作“葛宇路”路牌,也点中了道路命名、路牌制作的软肋。如今,城市建设速度快,城市道路命名不应再有较长的时间周期,相关部门应密切关注、跟踪城市道路改造建设,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不给葛宇路们乘虚而入的机会。道路通畅了,城市配套服务只有跟上城市建设的步伐,市民群众没有疑惑与遗憾,人心也才不会堵塞。

@广西新闻网谭小叶:在“出门靠地图”的当下,每一条标识清晰的道路势必会让人少走弯路。对于“葛宇路”周边居民来说,有无名字无关紧要,因为它就是几十年来不曾改变的邻家小路。但是对于初次来访者而言,地图里的“葛宇路”就非常重要。当然,也许正如“葛宇路”同学所说,曾经“葛宇路”的诞生只是纯粹的艺术创作,却不曾想“游兵散勇”有朝一日成了“正规军”。然而,此次“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背后是不是也暴露了相关部门工作的短板?

不可否认,正如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工作人员表示,市民不可以私自命名道路,应由专门的地名办公室负责道路取名。新修道路自然有人垂怜,似乎那些老路、小路就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连取名的权利都没有。然而,殊不知小小一条路也是民生大问题。有时候群众的获得感不是笼统的大数字、也不是宏观的“翻一番”,而是身边点点滴滴的改变。正所谓一件小事也能彰显真情和关怀,一条无名路的命名也是路痴、路盲的“救命稻草”。

有道是,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民有所求,我有所为。民生就要以人民为中心,补齐短板。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围着群众转,作为服务部门切莫在描绘蓝图的追求中忘了群众身边的小小梦想、小小幸福,这才是老百姓眼中实实在在的民生。

@胶东在线李强:而所有的这些条条款款指向十分明确:葛宇路同学无权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无名路,“葛宇路”是非法的!用有关方面的话说,“只能按照小广告处理”。

既然“葛宇路”违反相关条例,也不符合相关规定,该拆当然就得拆。这不,就连葛宇路本人也已经意识到做法可能不符合法规,尽管有些担心“葛宇路”会因此被拆掉。

可是,“葛宇路”拆下后,这条路会有新路名替代吗?如果没有新路名替代,是否意味着“葛宇路”又一步退回到从前的无名路?在目前还没听到相关方面斩钉截铁要为这条路命名的情况下,关于这条路的新name或许还真的是个迷。可以考证的是,“2007年的时候建了苹果社区,当时就有了这条路,但是当时没有立路牌,那会就叫南北区之间”,掐指一算,10年过去,为何这条路至今还没路名?休怪啰嗦地问一句:你不取名我不取名,谁来给无名路取名?

公民私自命名道路是不对的,那么有关方面10年不给无名路一个名,又究竟是何故?对于“葛宇路”不是简单到仅仅一拆了之,这才是我们最想看到的。

@四川在线朱连斋:葛宇路是中央美院 2014 级硕士研究生,前段用自己的名字在京城地盘上命名了一条路。此事经媒体披露后,他承认自己制作路牌时考虑不周,没有遵循《北京市地名管理办法》中的“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决定、一般不以人名做地名”的条款。道路属地街道办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葛宇路的行为违规,但够不上处罚的条件,只能对他进行批评教育。不过,由于《《北京市地名管理办法》形成于1983年,时间比较久远,谁有权进行处理并不明确。

看看当时路段属地管理部门的回应,在这个“不明确”事件处理问题上,今天葛宇路所在的学院应该“接棒”吗?但从报道中来看,他们并没有“接棒”,因为处理葛宇路的问题,与路牌没有任何的瓜葛。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葛宇路受到记过处分,校方只是给出了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违纪处分条例》两个规定而落实其责任追究的。到底他违法规定的哪一条条款?从报道中看,校方没有说透,让人们“雾里看花”。葛宇路处分原因的详情为啥不直接通报出来,有必要掩掩盖盖吗?大有一种“看破不说破”之感。在笔者看来,这种貌似道教文化的处事态度和措施,不应该发生在大学校园里。大学校园的文化应该是开门办学、敞开心扉的。

七嘴八舌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笔者以为,对葛宇路受处分的问题,校方发声要旗帜鲜明,不能留有余地,让人们去猜测,原因详情披露还是一步到位好,没有必要像“挤牙膏”式的进行发布。毕竟葛宇路是近期舆论关注的焦点人物,不同于校园其他同学违纪行为的处置。但愿校方在葛宇路受处分问题的解读上,少一些惜字如金、瞻前顾后,多一些直截了当、透明公开。

@张立:公众的执着追问,学校及时回应,葛宇路被“问罪”原因,就到了需要时间来再次澄清的时候。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中央美院已经惜字如金的公布到位。是出于对学生葛宇路的爱护而未加公布,当双方已经不再纠葛,旁观者再去追问,或许就沦为看热闹的戏了。这种刨根问底,就显得有偷窥他人“伤疤”的低级而不值得怂恿。

就像媒体之前曝光的一些引起争议的“儿童不宜”的雕像,每一种现象的出现,都会在社会公众之间,形成一种思想上的辨析、较量,最后在普遍认识度基础上,给予或认可,或反对的结论,并推进社会对某种艺术或行为的认知度,社会宽容就在润物细无声中进行,底线在争论中夯实。

当然,宽容也是有限度,并非无任何底线可言,对葛宇路“路牌”是一种宽容,而对所谓的将成人用品模型挂在旗杆顶上,则因为涉嫌违法,倘若证实具体行为人,确实有可能要追涉嫌人的法律责任。这与社会宽容度即没有任何关系。还有,透过葛宇路的纷争,社会还需关注,对街区治理不够细致、不够便民的施政行为,不应留在社会宽容度之内。即便“葛宇路牌”被摘,也应继续追问,这恰恰是葛宇路纷争给社会留下的最有价值的议题。

华图解析: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而这些名字也是家长经过深思熟虑后产生的,寓意着孩子的一生,其实,道路命名也是如此,它的名字谁来起、怎么起,也不能儿戏。如果任何人都能给无名路命名,名字千差万别,究竟以哪个为准?更重要的是,相关法律法规对道路命名有明确的规范,市民不可以擅自命名。

但问题是,早在2007年这条路就诞生了,但一直没有官方名字,直到2013年葛宇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算下来也有6年的时间,而据了解,所谓“葛宇路”,实则是由市规划委朝阳分局于2005年3月命名的“百子湾南一路”。也就是说,官方的名字,比“葛宇路”早了7年,那为什么长时间没有设置路牌呢?显然,不管是出于何种情况,相关部门都难辞其咎。

不得不说,“葛宇路”的存在已经暴露了市政管理部门的怠政与懒政。虽然官方介绍此条道路早已被命名为百子湾一路,但却无法解释为何长期以来没有树立铭牌,权威的地图应用上却一直是“葛宇路”。现如今,“葛宇路”的路牌已被拆除,但是,希望这个小插曲能提醒官方的道路命名机构,要及时负起应有的责任,别让居民生活陷于“无名路”的迷途中。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