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15 14:15 第期
关键字:国考面试热点,国家公务员考试,撤除“吸烟”表情

国考面试热点:撤除“吸烟”表情,和小题大做无关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在接到网友建议之后,微博于上周起先后从PC和手机客户端国际版将其自带表情包中代号为“酷”的表情下线。对此,昨日,北京市控烟协会表示希望手机客户端国内版的该表情也尽快下线,并致函腾讯建议微信、QQ也采取相关行动。(9月14日 《北京晨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北京青年报东原:有人讲,真想实现全面禁烟,那就全面禁止烟草的生产流通。这确实是一个“大招”,可是就目前来看,并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性。永远都不能丢掉问题意识,永远都不能失去现实视角。当前,我们更应该坚持的态度信念,还是如胡适所说的,“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更应该坚持的路径选择,还是从一切可能出发,一步步挤压吸烟空间,争取更多人加入到禁烟怀抱中来。

现行的很多禁烟动作,都反映了这一点。无论是对烟草广告的限制,还是对公共场所的禁烟要求,都体现了一步步抢占吸烟者的阵地,一步步增加吸烟者的麻烦,一步步减少烟草对公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影响。许许多多动作,诚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还是起到了很大作用。中国控烟协会在《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3个月后调查发现,北京市网吧酒吧的吸烟人数下降了64.7%,市民对公共场所禁烟的支持度升至90.98%。取得的成绩,说明方向对了。只要方向是对的,就不怕路途遥远。

“表情包禁烟”的意义也在这里。当然,并无证据表明有多少人受到了“吸烟表情包”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现在青少年越来越成为上网的主力军,有海量的青少年看到并且使用了“吸烟表情包”。更重要的是,在现代文明的词典里,吸烟与“酷”没有任何联系,把两者对应起来,违背了社会进步的潮流。也正是由此出发,北京市网信办认为,“作为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之一,微博迅速将‘吸烟表情’撤除,是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体现,更是对用户健康的关心。我们为微博的行动力点赞。”

因此,“表情包禁烟”并非小题大做。围绕挤压吸烟的空间,围绕弘扬健康的社会风尚,还有很多文章可做。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穷尽一切努力,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延续着这样的思路,希冀“表情包禁烟”成为网络共识。

@广州日报刘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表情包成了人们线上聊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新浪微博中自带“酷”的“吸烟表情”使用率也颇高。然而,吸烟一点都不酷,也不时尚,更不令人羡慕。实际上,吸烟的危害是显然易见的,可能导致恶性肿瘤及其他慢性疾病,把吸烟与“酷”画上等号是不合适的。新浪微博主动下线“吸烟表情”可以说是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体现,值得点赞。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一个小小的表情包也要“禁烟”,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呢?但是,根据相关统计显示,全球有20亿的智能手机用户平均每天要发送60亿次表情包。表情包的使用已经深深地融入人们的生活,甚至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吸烟表情”虽然没有明确提倡吸烟,但在传播效果上可能更胜过某些烟草广告。因为它用更隐蔽的方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广大网民。

我们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近年来全国多地也在积极推进控烟,落实公共场合“禁止吸烟”的规定。但仍然有部分人群,尤其是一些未成年人,由于受到周边环境或是网络文化的影响,早早地就加入吸烟者行列。所以,新浪微博撤除吸烟表情并不是小题大做,而是在无形中塑造无烟文化,营造无烟环境,将控烟理念和行为深入到广大网民中。

@红网张贵峰:就“全面控烟”而言,微博中撤除“吸烟表情”的价值作用,又是不容乐观高估的,只能算是其中的“一小步”甚至“极微小的一步”而已。一方面,从“控烟”环境角度,应该看到,其一,在网络社交媒体上,存在“吸烟表情”的远不止是一个微博,其他影响更大、用户规模更大的网络社交媒体,同样普遍存在类似“吸烟表情”,如北京控烟协会提到的“微信、QQ”等。

其二,除了社交媒体上的“吸烟表情”,在现实中可能诱导人们吸烟的环境,同样也还有许多,如近年来一直饱受控烟组织诟病的影视剧中普遍存在的“吸烟镜头”。据中国控烟协会不久前发布的最新监测结果,在2016年度热播的30部电影和30部电视剧中,有烟草镜头的电影17部,占56.7%,有烟草镜头的电视剧15部,占50%。而相比“吸烟表情”,这种频现的“吸烟镜头”的危害性,实际上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据调查,“在影视剧中看见烟草镜头的青少年尝试吸烟的可能性增加3倍,不吸烟的青少年如果其偶像吸烟,则他们对吸烟行为认同的可能性提高16倍。”

其三,除了“吸烟表情、镜头”,目前我国现实中的实际吸烟状况,同样显得十分严峻。中国疾控中心《2015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我国烟草消费量占世界烟草消费总量的44%,吸烟人数5年间增长了1500万。

更严重的是,上述无论是媒体上的“吸烟表情、镜头”,还是现实中的吸烟行为,目前我国相对应配套的控烟法律,都显得很不到位。如针对社交媒体上的“吸烟表情”,目前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明确的禁止性法律规范。这意味着,相关社交媒体是否撤除“吸烟表情”,只能靠“自觉”,并不可能“依法撤除”。而对于影视剧中的“吸烟镜头”,虽然此前广电总局曾出台《关于严格控制电影、电视剧中吸烟镜头的通知》,但这一《通知》不仅法律层级很低,也缺乏可操作性的量化规定,如仅笼统要求“应尽可能缩减吸烟镜头的时长和频率”。而在公共场所禁烟方面,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又是, 2014年曾公开征求意见、旨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至今实际上仍处于“难产”状态,迟迟没有下文。

很明显,如果不能从“吸烟表情、镜头”到现实“吸烟行为”等各个方面环节,构建一个全面严密的控烟禁烟环境,并在法律制度上给予其强有力的配套保障,那么无论媒体上的“吸烟表情”,还是公共场所的吸烟行为,恐怕都很难甚至根本不可能“成为历史”。

@宁波文明网高涌:相关资料显示,我国烟民数量达3.6亿,青少年烟民有5000万人,控烟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而目前我国网民数量已突破7.5亿,其中青少年网民达1.7亿之多,10岁以下的未成年网民也有将近2000万人,平时使用、接触吸烟表情,难免可能带来心理暗示和认知误导,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负面影响显然不容小觑,特别是会使未成年网民误认为吸烟就是“酷”的表现,很帅气、很时髦,进而沾染上吸烟陋习。因此,撤除吸烟表情显然绝非“小题大做”。

因网民提出建议而撤除吸烟表情,由此体现出的网民觉悟和较真精神以及微博的社会责任担当,显然都难能可贵、值得赞赏。净化网络空间,维护网络秩序,共建网络文明,就需要广大网民、网络运营服务商和社会各方同心协力,兴利除弊、防微杜渐,共同呵护健康、阳光的网络家园。

@澎湃新闻:新浪微博上的吸烟表情下架,微信、QQ上的相信也应该会尽快跟进。如此顺利,是因为此举并没有太多的利益阻扰。可禁烟,难就难在要打破利益、社会习惯的牵制。这方面,目前恰恰是薄弱环节。

比如,去年相关机构发布的《<新广告法>实施一周年与禁止烟草广告执法观察报告》就显示,虽然禁止烟草广告的规定执行已超过一年,但互联网违法发布烟草广告问题仍较突出;再比如,最近发布的2017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所有烟企都被排除在外。这固然是好事,可这一进步并非是直线的,而是伴随着反复,每年的情况都可能有变化,并未形成硬约束。这些细节表明,在淡化社会的烟草氛围上,法规的执行力与行业共识都尚有不足。特别是在牵涉到利益碰撞时,禁烟规定执行的不确定性因素仍然高企。

撤除一个烟草表情能够引发如此大的关注,根本原因还在于,禁烟方面的真正改变并不多。《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中国生效已超过10年,近年来从顶层设计到地方,相关禁烟法规纷纷落地。但就现实而言,我们距离控烟法规的要求和目标,还远不只是一个吸烟表情的距离。禁烟,需要从细节着手,一步一个脚印,更亟待系统突破与宏观发力。

网友评论: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