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15 09:47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县中“零一本”,国家公务员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县中“零一本”折射教育投入的不公平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凤山县高级中学今年1133名考生中,达到一本线的只有两名。广西有不少这样的县,整个县的一本上线人数为个位数。深山之中的凤山是国家级贫困县,这些年里,凤山像是面对一台看不见的抽水机,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不断从这里被抽出去。(9月13日《中国青年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燕赵晚报杨朝清: “贫困县零重点”说到底是教育资源失衡的产物,当优质生源被层层“掐尖”,当优秀师资“想留留不住”,贫困县在激烈的高考竞争中得到这样一个不理想的成绩单,很难说不是一种必然。那些成绩好的“尖子生”和家境宽裕的孩子,都会想方设法到集聚着更多机会和资源的大中城市去;不具备选择权的大都是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孩子,不得不留在“小地方”。

正如着名社会学家孙立平所言,在资源和机会分配不均衡的情形下,社会中各个角落的资源都迅速地向有限的大城市积聚,发展的机会也就越来越集中在这些地方。在笔者所在的湖北,处于大别山区的黄冈中学曾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高考神话。然而,近年来在与武汉市一些“超级中学”的较量中,黄冈中学已经处于明显的下风,风光不再。

区域之间、城乡之间教育资源的失衡,让“出身越差,上的学校越差,找的工作越差”的“下沉螺旋”成为一种坚硬的现实。当农家子弟难以逾越一本线,难以接受优质的高等教育,他们通过教育来改变命运的道路会变得更加艰难与曲折。扭转“寒门难出贵子”,既需要寒门子弟自强不息、坚韧前行,也离不开制度护佑和人文关怀。

当县级中学丧失了培养重点大学学生的能力,农村学生打破出路单一化和人生定型化的“宿命”就会变得更加艰难。一些重点高校通过“弱势补偿”的手段让更多农村学生进入理想的大学, 这样的“制度补血”,让寒门子弟有更多的机会实现“逆袭人生”。读懂“贫困县零重点”的利益诉求,既要给异地招生戴上“紧箍咒”也要加大教育投入;只有这样,贫困县才会有更多考生进入好大学。

@钱江晚报戎国强:近几年,按照中考成绩,凤山“一本苗子”全部流向外地。区分往往从小学和初中开始。有时一所初中初一招收240多个学生,中考只剩100个;另外140名学生哪里去了?大部分弃学了。很多“低端家庭”的孩子,高考无望,最可能的出路是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外出打工;他们最感兴趣的事情,是听春节回家的打工青年讲外面的见闻。显然,他们不可能预料到,外面的世界将会用什么来迎接新一代的“低端人口”。

陕西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历时7年、覆盖4个省份,对近2.5万名学生开展了8次大规模调查。研究者们发现,2007-2013年,每100个进入初中的贫困农村学生,有69人能够从初中毕业。仅有46人能进入高中,高三毕业时,只剩下37人,其中普通高中23人,职业高中14人。相比之下,约有90%的大城市学生能进入高中就读(普通+职业高中)。与这项调查的结果相比,凤山县的状况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人们很容易从凤山县高级中学“零一本”记录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能达到一本线的学生毕竟是少数;学校和学校之间教学质量有差异,有距离不也是正常的事情吗?这个结论只看结果,无视了结果产生的条件:教育投入短缺,教育投入的不公平,对人心是极大的伤害、打击。在教育投入基本公平的前提下,也会有学生高考失利,但他和其他高考成功的同学享受了大致同等的社会资源,他对社会不会有太大的抱怨,更多的是检讨自己。也就是说,教育投入公平前提下,高考失利者当中不易产生反社会人格,在他们以后的人生中,就会少一些心理障碍、人格障碍,人生道路即使不那么辉煌,但获得一个平凡的人生不会太难。

教育是否成功,当然不能仅仅看升学率等数字;但是,受教育者被教育所伤害而导致人生的失败,这样的教育就是失败的教育,就需要政府承担起责任来。

@中国青年报熊丙奇:当省城中的重点中学,或全省范围内的名牌高中,可以通过各种手段面向全省招生时,本来办学资源就有限的县中,是难以“招架”的,而优质生源从县中流失,汇聚到超级高中,会迅速拉开办学差距。超级中学从各地挖来最优质的生源,以耀眼的升学率,尤其是名校率,受到学生和家长追捧,而县中升学率,尤其是名校率快速下跌,办学就此陷入恶性循环。

各县的政府官员与教育人士都会为县中的凋敝感到心痛,耐人寻味的是,他们很少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比如对教育的投入不够,教师待遇太低,基础教育整体办学质量不高,而会把原因归于生源流失,即超级中学在全省抢生源。也就是说,超级中学的存在,给一些地方政府不重视教育投入提供新的理由:以前,各县都特别重视县中建设,现在,“再怎么办也办不过超级中学”,“好苗子”都走了,大家对办好县中的愿望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除部分尖子生可到外地读书外,大部分学生还得在本地学习,更多人接受的高中教育其实更差。有的学生认为自己无望考进全省好高中,只能在当地高中读书,读完后考不进好大学,那还不如不读高中。所谓超级中学给农村生进名校的机会,完全是假象,能去超级中学上学的农村生只是少数,而且他们要付出比在县中求学更大的成本,有的需要从小就到城里读书以便中考能考上超级中学。

对于一省所有学生来说,超级中学除了重新分配高考利益的蛋糕,并没有做大高考蛋糕,拯救我国贫困地区的县级中学教育,必须调整超级中学办学战略,让县中走出恶性循环。

华图解析:在一些“超级中学”不断刷新高考录取率新高的时候,却在一些偏远地区,还上演着“贫困县零重点”的无奈与尴尬。“贫困县零重点” 折射出基础教育的现实困境:各地在省会城市或地级市举办超级中学的战略,使得一些县中办学陷入困境,贫困地区的县中处境尤为艰难。虽然不能简单以升学率评价学校办学,但在农村家庭把考大学作为接受高中教育的重要目标时,必须重视这一问题。

据了解,凤山高中5年前招聘了十几位年轻老师,如今“全部跑光了”。目前年长的教师以专科、函授本科学历为主,年轻教师基本毕业于三本院校。地理、生物等科目就连专科生都难得。这也导致,近几年,凤山每年中考后有大约70名“A+”和200名“A”等级的考生、“一本的苗子”流向外地。

可以说拯救贫困地区的县级中学教育迫在眉睫,所以,呼吁教育投入的公平,只有这样,才能让贫困县中走出恶性循环,从而也让更多的寒门学子进入理想的大学。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