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4006-01-9999
分享
2017-09-13 10:30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程序员之死,国家公务员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媒体评“程序员之死”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上周末,iOS应用WePhone的创始人、开发者苏享茂因为与前妻翟某某的离婚纠纷而跳楼自杀了。苏享茂作为网络程序员中的佼佼者,选择这种决绝的方式告别婚姻、离开世界,在圈内引起了极大震撼。有人指出翟某某个人信息造假、骗婚,而且利用苏享茂公司经营行为不规范对其进行敲诈。也有人开始反思程序员的生存状态,认为他们的知识结构、交际圈太单一,“钱多话少死宅,智商高情商低”,容易成为心术不正者的猎物。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法制日报:程序员之死,世界不应只有互联网

感情上的事,外人无法说清楚,而且现在网上流传的信息都是苏享茂生前单方面提供的,不足以还原事情全貌,也不见得就是事实真相。翟某某是否对苏享茂实施诈骗和敲诈,应该由公安机关给出权威的结论,现在就通过舆论给一方当事人定罪,容易让其陷入被动。而且在事件的传播过程中,翟某某的照片和个人信息满天飞,显然十分不妥,可能会引发法律纠纷。

人活着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而解决麻烦是一种能力。互联网在拉近时空距离、改变人们交流方式的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一种解决麻烦最便捷的方式。所以遇到问题上网找答案,已经成了现代人的行为模式。可互联网不仅会给我们带来惊喜,同样还会带来惊吓。从魏则西到李文星,再到今天的苏享茂,他们的职业、年龄、经历各有不同,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行为模式——生病了上网、找工作上网、婚恋上网,他们发自内心地相信“万能”的互联网。相信互联网没有错,但是生活中不能只有互联网,更不能只有这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毕竟,有网络有现实,有线上有线下,除了互联网,我们还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中。

苏享茂死后,人们都说其前妻个人信息造假,为此促成两人相识的世纪佳缘网站也被卷入了舆论的漩涡。如果世纪佳缘对会员信息确实审核不严,虚假信息误导了当事人的话,网站肯定难辞其咎。但导致苏享茂之死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个人。对翟某某的个人信息,他除了可以通过网站了解之外,肯定还有其他的了解方式。比如他可以直接到翟某某的单位去问询,或者去户籍部门调查,甚至还可以去找小区里的大爷大妈聊聊。当然,估计有熟悉苏享茂的人会说,这种事他根本做不出来。做不出来,正说明他的行为方式有问题。他可能已经成了被网络操纵的技术男。

其实,最困扰苏享茂的还是两个人的离婚纠纷。在离婚过程中翟某某开出了天价,并以不答应就去举报苏享茂公司的违法经营活动相要挟。苏享茂拿不出钱,最终选择了自杀。但苏享茂公司的问题有没有翟某某说得那么严重?是否构成了犯罪?这些从现有的信息中我们无法判断,他最好的选择是去找律师咨询。同样的,像苏享茂这样有一定身家的人,离婚找律师更是常规做法。不管怎么说,离婚一方提出无理的天价补偿要求,一般情况下法律是不会允许的。

其实对于苏享茂遇到的类似问题,只要是一个正规执业的律师,都能够轻松解决,苏享茂实在不应该走到今天这一步。婚姻失败是人生的重大挫折,但法律能给双方一个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让双方开启人生新起点。所以相信法律、依靠法律应该是理性人摆脱人生困境的主要方式。

事情发生以后,一些人还在发帖说这个事情背后有“黑幕”,并表示不相信警方和司法机关。这种观点可能是源自于翟某某在朋友圈中晒的一张“公安局长”的照片。姑且不说这张照片的真实性,即使真实又能如何?法治国家、法治社会,谁可以不受监督?谁可以一手遮天?

程序员的世界里不应只有互联网。苏享茂之死应该说与他不相信法律、不选择法律以及缺乏起码的法律常识有直接的关系。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沉缅于网络世界、不相信法律的程序员存在。 (叶 泉)

法制网:如何看待婚介平台在“程序员之死”中的责任

对于翟某某是否存在“骗婚”,是否存在违法犯罪行为,目前死者家属已经报案,相信司法机关最终一定能够做出公正判断。而当下,公开信息显示翟某某在婚恋网站所登记信息与真实情况存在出入,涉事网站也因涉嫌向苏享茂提供虚假信息而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观点认为,对于程序员之死,婚恋网站也须承担责任。

要谈论在该事件中,婚恋网站究竟有无责任,需要承担多大责任,我们首先要廓清的是,要在哪个维度上来讨论“责任”。如果从直接法律责任的角度,我们不宜过分放大网站的责任。即便网站所公布的年龄、婚史等信息与真实情况有出入,但毕竟相关信息在双方结婚时男方就已获悉,同时“程序员之死”与这些信息并没有必然联系。

而如果从职业伦理的角度,婚介平台若是提供了不真实信息显然难脱其责。虽然通常而言,年龄、婚史、职业并非人们选择配偶的决定性因素,但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人们的选择判断。婚姻介绍委托人与婚介平台成立了服务合同,平台收取了服务费,却未尽到审查义务提供了虚假信息,这就存在违约,委托人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退费;如果婚介平台在经营行为中存在欺诈,那么还须承担款项的三倍赔偿责任。

抛开“程序员之死”这个个案,从社会责任的角度,婚恋网站向委托人提供交往对象的不真实信息,的确容易让不端者利用委托人对平台的信任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早在2013年的一篇报道中央视就曾发现,婚恋网站会员信息造假仅需10分钟即可完成。近年来,不端者通过在婚恋网站伪造信息实施诈骗、传销等犯罪的事件屡见报端。不得不说,因怠于核实会员信息,婚恋网站已然成为了违法犯罪的温床。

事实上,无论该事件以何种结果收场,涉事网站都有必要反思自身在向委托人提供信息过程中是否存在管理漏洞。遗憾的是,涉事婚恋网站目前仅仅在事发后回复称“双方为实名认证用户”,对于女方是否提供了虚假信息以及自身是否存在责任却只字未提,这显然并非应有的负责态度。

诚然,婚恋网站对用户信息很难做到完全核实,但这并不是逃避审核的理由。婚恋网站在婚介服务合同中最基本的义务就是提供真实信息。早在2009年,我国即出台了《婚姻介绍服务国家标准》,其中要求婚姻介绍服务机构要“查验征婚者的身份证、户口簿、学历证书等身份证明文件”;“让有婚史的征婚者出示离婚证明或丧偶证明”;“不向征婚者提供虚假信息”。虽然该服务标准只是推荐性标准,但也应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婚恋网站应有的自我要求。

人们之所以选择婚恋网站,正是出于信任与信赖。为了赚取高额中介服务费用,忽视审核义务,无节制地降低服务标准,即便获得了会员数量上的一时激增,也无异于饮鸩止渴、自掘坟墓。期待“程序员之死”能够唤醒包含涉事网站在内的婚恋网站行业的真诚反思,也能够唤起有关监管部门的应有重视,让婚恋网站不再沦为骗子的天堂。 (舒锐)

现代快报:程序员之死,婚恋网脱得了干系吗

作为WePhone的开发者,苏享茂在遗书中表示,他与前妻翟某某在世纪佳缘网上结识,短短数月后便遭遇骗婚、勒索、离婚,最终选择跳楼身亡。

这一说法,无疑是爆炸性的。按此说法,不仅这个“前妻”来路可疑,相关网站也难脱干系。

真相到底如何,需要有关部门调查之后发声。但可以明确的是,这一事件,是近年来结局最悲惨的一起因网络相亲引发的事件。它可能会对婚恋网站的未来造成重大影响。

眼前最迫切的当然是把事件查个水落石出,不冤枉好人,不放过坏人。

苏家人最新发布的声明直指该女在和苏结婚之前至少结过两次婚(未必领证),每次婚姻维持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女方所提供的工作单位证实,没有此人。初步判断为一长期盘踞于世纪佳缘的团伙作案。

这一单方指责有待“考证”,但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调查方向。

离婚后为财产分割而翻脸的很多,但把人往绝路上逼的不多。

与此同时,人们对相关网站在管理上的粗陋也尽收眼底。

9月10日世纪佳缘发布声明称,苏与前妻系会员,并完成实名认证。

但苏享茂生前曾记录了4条据称是女方在网站上留下的不实信息。其中,女方的出生年月和婚姻状况均与实际情况有所出入。

这就尴尬了。实名认证难道只是一个噱头,根本管不住不实信息?

早在2012年,解放日报的一篇报道就直指某些网站的实名认证不靠谱。有的网站甚至成了“骗子的乐土”。

这些年,在一些“负面事件”中,世纪佳缘也频频被点名。

其实婚恋网站的弱点和漏洞一直顽固性存在。这不仅对其发展不利,也伤害了许多相亲族。

某网站曾经还闹过这个“梗”:一女网友与一名同样经过实名认证的男子在网络上聊了一个多星期,最后才知道对方是一位恶作剧女生。

婚恋网站没有足够的能力审查信息是其一,不愿意费力巴哈地审查是其二。

婚恋网站必须守土有责,对忽悠闹剧必须承担应有责任。对婚恋网站必须明确监管主体,加强监管,完善管理规定。

2015年5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曾发布消息,128家婚恋网站,因严重违规失信被关停。

那么,对于那些始终不长记性的婚恋网站,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程序员之死”揭开的也许只是冰山一角。

一项调查结果显示,8成网友不相信网络相亲。婚恋网站如果还是钻进钱眼出不来,默认乱象频发,甚至纵容丑恶表演,也许会促使那些寒了心的“最后相亲族”更快地转身。 (伍里川)

北京商报:揪出程序员之死的恶魔

舆论一边倒地指向了“骗婚骗财”前妻翟某,仍有可能随时反转。真相尚待起底,在整个事件需要深入跟踪之际,结论不能下的太早。片面采信一方并不符合现代司法社会的判案准则。简单地将主张权利等同犯罪并不符合司法逻辑,权利评价只问是否合法、不问维权动机为何。

不过,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一个不折不扣的技术达人可能存在性格缺陷,比较懦弱,危机发生后又缺乏法律意识,未能获得专业有效的法律支援,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为促使两人结识的平台方,世纪佳缘该不该为这起悲剧背锅负责?这确实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

世纪佳缘网站自称是一家“严肃婚恋网站”,会员信息的真实有效,同时也要求会员必须以婚恋为目的,注册时需声明婚姻状态。但翟欣欣的信息并不真实,也不完善。翟欣欣公开的资料与职业差距很大,女方的婚姻状况和年龄数据作假,真实身份扑朔迷离。

苏享茂付费几万块成为世纪佳缘的VIP会员,配有专门的红娘。翟欣欣也是世纪佳缘的VIP会员。作为网站的运营方,既然提供了平台,就有义务保证参与者在信息的真实有效性上保持对等关系。作为动辄收费数万的“一对一红娘服务”,更需要从服务上确保会员信息的真实有效。

有人说女方提供的虚假信息网站无法查证,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就应该有足够的警觉。但程序员的眼中,或许只有简单的逻辑关系,并不懂人性的复杂和险恶。基于对个人警惕性的预估,并不能成为平台开脱责任。

苏享茂之于世纪佳缘,正如魏则西之于百度,李文星之于boss直聘。苏享茂命案中的世纪佳缘,在于作为人际关联的要命一环,应该因失察埋坑而承担责任。

每一个个体面前的网络黑洞无处不在,很难确保不在哪个缺口出事。这些非正常死亡事件反应出的都是网络中介服务平台信息不完全,不真实的问题,正是平台上提供的虚假信息为每一次意外提供了温床。

个程序员死了,不是因为劳累过度,而是因为一次失败的婚姻。相亲、结婚、离婚、死亡,37岁的苏享茂在160天里,经历了这一切。

司法实践中,有对以婚恋为名行诈骗之实的行为进行定罪处罚的判例。归根结底,翟某是否应当为苏某之死负责以及应当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最终取决于公安机关的权威调查,而难辞其咎的平台同样需要法律的利剑给个明确的说法。 (陶凤)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