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分享
2017-03-07 09:44 第期
关键字: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公务员,奖孝金管理制度,面试热点

国家公务员面试热点:要用辩证思维看待奖孝金”管理制度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为激励子女经常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苏州一家护理院别出心裁地推出了“奖孝金”管理制度。这项制度规定:子女两个月内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超过30次,就可获200元现金抵用券,“奖孝金”现金抵用券,可以在缴纳老人相关费用时抵用。(12月4日《扬子晚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中国网曹瑞晓:这家护理院的管理制度刚一出台,就引来骂声一片,有许多网友认为子女都是贪图钱财,为了得到那点“奖孝金”才来看望老人,相比政策出台之前,护理院稀稀拉拉的偶尔探望,“奖孝金”的实施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我们更希望的是子女不是为的那一点点打卡的奖励,更希望激发内心的孝心,形式意义大于内容。

而且这家护理院住的大都是一些患有疾病或不能自理的老人,护理的费用和这现金抵用券200元比起来并不算什么,甚至有些子女来回一趟就超过50元,当子女收到这家护理院管理制度的通知的时候,它所带来的影响,却不能用数字计算。这个奖就像一面镜子,让子女看到了能陪伴父母身边的机会越来越少,从而唤起了子女的道德自觉。这激励的意义远远大于物质奖励。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每个人都有老的时候,老人就是明天的自己,让每一位老人都能够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是我们共同的美好愿景,当前时代背景下,“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即便站在赡养、照看老人的角度,“奖孝金”的讯在有一定的积极意义,虽然无论是硬性指标约束,还是多样化的软性鼓励,其实都会与传统的孝文化产生内在的冲突,会对当事人造成直接的违和感。但这并不是强制尽孝,孝顺是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如果靠制度来约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折射出当今社会孝道文化的缺失。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句话戳痛了多少遗憾的子女未能陪伴老人最后的时光,单从这个角度来说,“奖孝金”如果能一定程度上激励子女,那么他就有理由存在下去。

“奖孝金”在一定程度上激励子女,多抽空来看望父母,可以在子女和父母之间搭建起良性互动的桥梁。“百善孝为先” ,孝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奖孝金”以温暖的方式唤醒了孝老之情,在这个忙碌冰冷的社会中,请不要忘了孝心,中国人讲孝,既重赡养,更要重视老人心里关怀和内心愉悦。鼓励大家“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把孝敬父母、爱护子女的道德情操推己及人,尊敬、爱护和关心天下所有的老人和儿童,以推动家庭和谐与社会进步。

@河北共产党员网陈晓:毫无疑问,苏州这家护理院的做法值得点赞。首先,尊老爱幼、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每个做子女应尽的义务。正所谓,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护理院推出“奖孝金”管理制度,是一种创新的做法,一种孝德的继承和弘扬。其次,“奖孝金”管理制度推出,有助于激发子女的道德自觉,提醒他们经常来陪伴父母,给予老人们精神上的慰藉。而事实上,此举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新制度推出后,子女看望老人的频率明显增加。同时一些子女也表示,这个奖像一面镜子,让自己觉得愧疚,以后一定多抽出时间看望父母。

当然了,我们也不能忽视“奖孝金”管理制度的瑕疵。孝顺父母是每个身为子女应尽的义务,金钱不能换来亲情,用物质方式激励行孝,总让人觉得有些功利味儿,亵渎了亲情。而且,这项制度实施的效果能持续多久也有待考量。

所以说,随着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如何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已成为一道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考题。为此,党和政府要继续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采取多种灵活可操作的方式,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同时,对孝老敬老的行为,多加宣传和奖励。另一方面,百善孝为先,作为子女不要总拿着时间和工作压力为借口,多抽出时间回家看看,陪父母叙叙家长里短。正如那句话所说:“您们陪我长大,我陪您们到老”!

@皖江在线张传发:制度规定,两个月内子女看望老人累计超过30次,给予200元“奖孝金”;两个月内子女看望老人累计超过20次,给予100元“奖孝金”;两个月内子女看望老人累计超过10次,给予50元“奖孝金”--这样的奖金,对于低收入的子女来说,多少还有些吸引力,但对于高收入的子女来说,两个月只有百把几十元的奖金,他们平时生活中很容易“抠”出来。笔者认为,“奖孝金”,不仅是奖励,更是在提醒那些为人子女者该常去探望自己的父母。

这种“提醒”,应该建成“排行榜”。就一个养老院而言,当将所有入住老人的所有子女入榜,然后根据他们一定时间内探望父母的次数进行排行,“一二三四五……”,从第一名、第二名,一直排到倒数第一,而且,全国的养老机构都应该有这个“排行榜”,不仅要“上榜”,更要“上网”;这期间,排名靠前的可以发放金额不等的“奖孝金”,排名倒数的,应该通过地方政府告之当事人的子女,以便形成一定的“舆论压力”。

当下的中国,人口越来越老龄化,劳动力人口正在呈现下降趋势,“四二一”结构家庭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想让每个子女每天都去养老院探望老人,的确很难,因为,年轻人“很忙也很累”;但报道里说,那位吴老先生,他的儿子先前3个月左右的时间才会前来护理院探望一次,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虽然说工作很忙,但不至于忙到3个月左右的时间才去探望一次老父亲?!这其间,少一些游玩,少一些应酬,少一些喝酒打牌,每月看望一次老父亲的时间总能“挤”出来,而关键之关键,心里要有老父亲,“孝敬父母,应该一代做给一代看”。

眼下,冬至即将来临,或献上鲜花,或烧上“楼房、汽车、手机、麻将”等等,很多人冬至时节总是要去先辈的坟墓上去祭祀一番,在这儿,我想说的是“一次生前孝敬胜过万次扫墓”,怕就怕“子欲养而亲不待”,所以说,各地大大小小的养老机构,都应该理直气壮地建立“探望父母排行榜”。

@中国劳动保障报崔玮:不可否认,护理院推出的这项举措,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不错的激励作用,最起码探望老人的次数多了,更多的子女愿意抽出时间来看望父母长辈。但是如果单纯因为“奖孝金”制度的激励,才使看望老人的子女越来越多,这就会折射出很多问题。

首先,金钱的刺激是否真正能够从内心唤起子女对父母的孝敬,这需要打一个问号。 “奖孝金”一推出,看望老人次数就暴涨,从另一层面就说明在推出之前,子女去看望老人的次数相对是少的,同时也反映出他们并不是抽不出时间来探望老人。利用金钱来刺激孝心,持续力也有待观察,会让子女形成惯性,为钱去尽孝道。其次,孝心不可以简单量化。子女看望父母本身就是义务,现在将孝心量化成数据,把看望的次数折成现金抵用券,更多的是一种形式大于内容的措施,无形中让孝心变得功利化、简单化。

还有就是子女探望记录的公示制度,或许会形成一种道德强迫和绑架。把子女看望父母长辈的次数等内容,进行小范围通报或比较,作为肯定或规劝提醒,是可以让人接受的。但不经过当事人同意就在公告栏公示,就有侵犯他人隐私之嫌。子女孝敬父母,看望老人本身是个人家庭问题,这里面涉及个体差异,看望次数多,并不代表这些子女就非常孝顺;看望少了,也不能说明该子女就不够孝顺。

可以说,该护理院的做法确实给社会带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之前国家层面已将“常回家看看”写进法律,最近北京市也出台规定,将探索实行子女可“带薪”护理父母,照看失能老人可获得生活津贴等措施。看得出,国家越来越重视现行社会在孝道上的缺失,希望通过制度的约束增强人们的孝心。现在民营机构也在探索这样那样的激励制度,无非是希望通过一些手段的激励来让子女多孝敬父母。

制度的约束或倡导,毕竟是外在的。孝道之遂行和再兴,最终还得靠子女内心的觉醒,并生成为习惯。子女时常看望是老人们的最大精神抚慰。所以,孝心不仅是道德问题,更是一种责任与义务,不能仅仅寄希望于金钱的刺激和制度的约束。愿这次“奖孝金”制度的热议,成为一面镜子,让大家在议论别人时能够反省自己:会不会尽孝道,有没有尽孝道,能不能做得更好。惟其如此,才能让孝道回归入心,扎根大地。

华图解析:孝敬父母长辈,是中华民族的一种传统美德,我们传承至今。但不得不说,在这个快节奏运转的社会,一些子女出于各种原因,不得不把老人送到护理院、养老院等地方去。更有不少事实显示,一些人没把经常看望老人的“孝”记在心里,见于行动。

不可否认,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院方推出这样的规定,用心是好的。但是,从事人性关怀的院方,恰恰忽略了一点:人的感情,一但与“利”字挂钩,多半会立刻变质。也许200元钱的奖励不是个大数目,但是,不管是200元钱还是2000元钱,它的本质都是“利诱”。两个月里探望老人的人次暴增,院方能保证,这些人当中,肯定没有为利尽孝的吗?那些看上去温馨和睦的会面,会不会有一部分只挂了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呢?

不过仔细想想,虽说是多少有一些金钱刺激的作用,但是更多的还是起到了一种激励作用。因为本身对于现在的物价来说,这些钱并没有多少的购买力,而且最终还是要用到老人的护理费用中。作为子女,更看重的还是被这个制度所激活的孝心善意,还有被自己不经常来看望父母的羞耻心驱使,才看望父母的,不管怎么说,奖孝金的出现无论对于老人、家属还是护理院都是有利无害。而且给了整个社会一些启迪,孝道的实现不是仅凭法律约束,适当的通过一些激励或是另外一些社会元素唤醒子女内心对于孝的意识,这样才能让大家真正体会到孝的含义。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