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试热点
www.huatu.com/mianshi/msrd/
分享
2017-01-09 09:52 第期
关键字:2017国考面试热点,公务员,干部扇老师耳光,公务员面试热点

2017国考面试热点:农民工跪地取款,不能只限于同情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近日,在西安上学的大学生小张在雁翔路附近一家银行看到的一幕让他动容:一农民工在进入银行前,脱掉鞋子,然后跪在ATM机前操作。农民工说,他的鞋太脏了,会弄脏地面,不想给保安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小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保安也很好,他对农民工说,‘没事没事,你进去,一会儿我再拖一次’,可农民工说,”我鞋上全是泥,没事,我一下就出来了!“然后就脱下了鞋。这一幕让小张感到很温暖,他希望大家不要误解(据10月27日《华商报》)。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新文化报然玉:事实上,类似的事情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印象中”地铁有座不敢坐,农民工缩在车厢一旁“之类的故事,就在不同城市上演过。之于此,我们固然可以理解为”农民工教养高、有公德“,但倘若换个角度来看,这些畏畏缩缩的身影,又何尝不是一种无可奈何呢?身为城市边缘人的农民工,早已在长久的冷言冷语与白眼相看中变得无比敏感。在很多时候,他们以主动的隐忍和退缩,来换取一份从容自处的安全感。这种后天发育的自我保护意识,乃是无形驯化的结果。

在很长时间以来,农民工在城市中所扮演的角色,已然越发趋于静默、隐匿和自持。城市文化中,与生俱来冷漠与排斥,使得农民工始终只能是”置身其中的局外人“。空间上的共处,丝毫未能转化为心理上的接近以及情感上的融通。城里人与农民工之间无休无止的相互提防,成为我们这个年代里最大的恶意。而讽刺的是,许多人会因农民工跪地取款之举感动得一塌糊涂,却没有一丝丝反躬自省的自觉:对于农民工群体,城市真的足够友好吗?

生活教会了农民工”自我保护“,却没有教会他们如何在城市从容自处。 不论是地铁不敢坐,还是跪在地上取款,不断自我克制、 自我退让的农民工们, 总是谨小慎微地一步步妥协着。这其中,既表达了释放善意、换取认同的处世哲学,也体现出其对于城市生活、 城市规则的某些误解---比如说,ATM机取款,本质上乃是顾客到商业机构购买服务的过程。这是一种平等的交易关系,消费者本应心安理得地享受服务, 而与自己到底是城市人还是农民工无关。

一个令人遗憾的现实是,所谓城市人、农民工的身份区分,似乎已经泛化为一种通用的分类标准,其甚至影响到农民工群体公平享受相关公共服务、商业服务的底气。在这样的背景下,涌现出那么多”不想添麻烦“的农民工好人,并不是一件适合抒情的事。

@大众日报陈广江:动情之余,未免让人感觉有点辛酸或者异样。网上,很多网友对农民工和保安进行了褒扬,但也有人认为农民工缺乏基本尊严。无论是点赞还是不平,都说明面对这一幕,网友无法淡定。

呼吁不要过度解读是徒劳的,如果人们对农民工行为无动于衷,社会才不正常呢。同时,我们要克制廉价抒情的冲动,把质朴的农民工推上道德神坛。”脱鞋跪地取款“,何尝不是内心卑微的直观体现?对此毫无节制地赞美,很不厚道。

类似现象并非个案。因为衣服脏,有些农民工在地铁、公交上主动选择”有座位却不坐“的现象,在不少地方出现过;相反的例子是,重庆某奇葩老太因嫌恶农民工衣服脏而呵斥其”不该坐公交“,结果引发网友一致声讨。

类似”跪地取款“现象不正常,也不该发生。农民工的自知自觉固然可贵可敬,但这种做法有悖常情,太突兀。这说明,农民工和城市之间不仅存在收入、户籍等有形的隔阂,还存在心理鸿沟。在洒下汗水的城市,农民工把自己当成了异乡人,一举一动都谨小慎微。人站起来需要自己先站起来,但城市显然也需要更多的”包容“。

@荆楚网郭元鹏:这说明我们很多人本身是善良的,我们不是”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不关心“,而是心灵美好没淹没了,这次被感动说明每一个人都有善良的基因在跃动。这起事件之所以让我们感动是因为有这样的几个因素。

其一,民工是善良的。他知道自己的鞋子很脏,因为他是干体力活的,平时风里来雨里去,身上落满了尘埃,脚上沾满了泥土,他有着对自己的约束,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双脏鞋给别让带来麻烦。每一个人在言行的时候都应该有这样一种意识,不能只为了自己而不顾忌他人。善良、担当情怀应该放在心灵深处。其二,保安是担当的。这位保安或许有着同样的感受,也或许理解民工的心,于是就说”没关系你进去吧,脏了我再拖“。这也是一种理解和包容,这也是一种情怀与担当。现实生活中,很多管理人员往往斤斤计较,只是看到别人给自己带来了麻烦,却忽视了自己原本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如果我们的公职人员都能像这个小保安一样对待群众,还会出现很多尴尬的事情吗?

”民工脱鞋跪地取款“里让我们感受到的是温暖。不过,在看到温暖的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悲凉。脱鞋跪地取款的民工是一种主动的友善和担当,可是也有”难以融入“的悲凉。怕弄脏座椅,乘坐公交车的时候宁愿站着也不愿意坐下。到饭店就餐的时候,谨小慎微甚至不敢大声说一句话。看到少部分城市人的寒冷目光,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只是把目光移开。这些人虽然没有博大的情怀,他们不是”为了社会主义事业奋斗“,只是为了自己小家庭在劳动,但是他们背井离乡的劳动付出,也炫美了我们的城市,为什么盖起高楼大厦的他们,却只能是城市的一个羸弱的背影?他们的城市融入感哪去了?

国家提出了城乡一体的蓝图,提出了异地人口落户城市的规划,这是一次深度的变革。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每一个城市政府,每一个城市居民,都该思考一个问题,如何让那些”脱鞋跪着取款的民工“有足够的勇气站起来?能够让他们脚上的鞋子也可以不是灰尘重重的?”民工脱鞋跪地取款“背后是稀薄的城市融入感。

@东方网东边:之前类似的新闻报道也层出不穷,农民工乘地铁怕弄脏座椅一路席地而坐,乘公交车时蜷缩在角落里、进公厕拖鞋等等。每次看到这类新闻,总会让人动容又心酸。但深入推敲,这种”脱鞋跪地“的谦卑与”自觉“,是要经受多少次旁人的白眼、社会的排斥才会形成的”心理惯式“啊?更令人心酸的是,如此蹲地铁、蹲公交、脱鞋跪地的农民工并非少数,似乎已经形成了农民工们的”自觉“模式。对于以和谐社会、和谐城市作为目标的中国来说,农民工的这种群体性”自觉“难道不是对这个社会最强烈的反讽和控诉吗?

网络的舆论大多以”感动“、”同情“为主,鲜少有将同情化为实际行动的。新闻里保安的行为不禁让人点赞,虽然农民工没有照做。但是公正公平的社会环境的造就,确实需要从我们善意、真诚的一句话、一个行动开始。主动招呼他们入座、主动询问他们有何需求,他们并不低人一等。

农民工们总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地出现在共同场合,是他们不讲卫生、愿意如此吗?对于农民工的关爱标准,从以往低层次的”零欠薪“提升至更高层面的”尊严生活“、”体面就业“,需要社会的共同努力。如果用人单位能够给他们提供一些简易的淋浴或者卫生设备,让他们在收工后能够简单的收拾下,洗个澡之类,何至于如此?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辛勤劳动,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理应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工作、生活条件。

@民生周刊胡印斌:我们在赞美农民工”跪地取钱“的忠厚、恕道时,其实也应该反思一下,城市何以让他们如此卑微?如果他们的善良并非是出自本心,而是外部环境挤压的结果,那由此产生的究竟是爱心还是委屈?

每个人生来平等,这是基本的人权,也是人的行为不会走样、扭曲的前提。唯其有平等,才可能真正实现人的城市化,而不是仅仅把亿万农民工当作建设城市的工具。事实上,正是因为时下无所不在的歧视,乃至界限分明的”层级意识“,才使很多进城的农民工不得不矮到尘埃里,作为一种苟且生存的技术与策略,既为自保,也是一种不满的默默蓄积。

多年以前,河北农民企业家孙大午进城做客,因为朋友让他进屋前先套上鞋套,愤而抗议,引发一场波及很广的”鞋套风波“。当时不少人认为孙大午有点”小题大做“,大可不必那么敏感、脆弱。现在看来,孙大午争取的其实并不是不套鞋套的”特权“,而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尊重。

有平等,有尊重,才有可能培育出健全的公民人格。不然,跪下来的就绝不会仅仅是一个农民工。

华图解析:看似只是一件小事,却感动了无数人。人们在感动之余,更多的则是心酸:为了保持银行地面的干净整洁,这名农民工竟如此卑微。不过,同时也为保安的同理心点赞。这件事所体现出的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在我们见惯了公共空间的各种撕扯之后,让人感慨。

事实上,类似的事情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印象中”地铁有座不敢坐,农民工缩在车厢一旁“之类的故事,就在不同城市上演过。之于此,我们固然可以理解为”农民工教养高、有公德“,但倘若换个角度来看,这些畏畏缩缩的身影,又何尝不是一种无可奈何呢?身为城市边缘人的农民工,早已在长久的冷言冷语与白眼相看中变得无比敏感。在很多时候,他们以主动的隐忍和退缩,来换取一份从容自处的安全感。这种后天发育的自我保护意识,乃是无形驯化的结果。

其实,每个人生来平等,这是基本的人权,也是人的行为不会走样、扭曲的前提。唯其有平等,才可能真正实现人的城市化,而不是仅仅把亿万农民工当作建设城市的工具。事实上,正是因为时下无所不在的歧视,乃至界限分明的”层级意识“,才使很多进城的农民工不得不矮到尘埃里,作为一种苟且生存的技术与策略,既为自保,也是一种不满的默默蓄积。有平等,有尊重,才有可能培育出健全的公民人格。不然,跪下来的就绝不会仅仅是一个农民工。 

更多面试技巧、热点详情请点击:华图面试热点频道
华图教育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