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01-9999

  一、注意事项

  1.本卷总分100分。限时l80分钟,其中阅读给定资料参考时限为50分钟。

  2.用黑色字迹的钢笔(签字笔)将自己的姓名、准考证号填写在试卷和答题卡(第一、三页)相应位置上;用28铅笔填涂答题卡第一页准考证号的信息点。

  3.看清答题卡答题页面,每题都要在指定的页面位置作答,在其他位置上作答的一律无效。

  4.请仔细阅读给定资料内容,然后按照后面提出的“申论要求”作答。

  5.答题结束后,将题本和答题卡一并交给监考人员。上交时,务必嘱咐他(她)在你的准考证上签收。否则,若题本和答题卡遗失,由你承担责任。

  二、给定资料

  资料1

  根据人民网的统计,教育公平问题一直是“两会”的热点问题,在近几年的“两会”中,其热度明显呈上升趋势,引起群众争议。中国广播网教育频道曾专门对“两会”教育热点开展过网络调查,调查中显示,城市择校问题成为了民众最关心的教育问题。

  中国青年网、中国教育报、北青网等多家媒体也纷纷呼吁关注民生的广大代表和委员一定多多建言献策。地方“两会”期间,“教育公平”“校车安全”“农民工子女就学难”“营养午餐”更是媒体和群众关注和讨论的焦点。

  资料2

  我国的《教育法》和《义务教育法》都有相关规定来保障公民受教育权利平等,但是法律条文所确定的教育平等,并不意味着人人有受教育的机会,人人都能够受同样的教育。近年来,随着城乡经济发展差距的拉大,教育观念的不断更新以及教育资源相对不足,城乡教育不均衡问题有所加重。

  到2011年底,从城乡结构看,城镇人口69079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到51.27%;乡村人口65656万人,占总人口的49.73%;尽管农村人口有所下降,但是由于我国的农村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城乡适龄儿童在享受义务教育的机会方面差别严重。以2011年为例,当年小学学龄儿童1.14亿人,适龄儿童入学率为99.2%。当年学龄儿童未入学人数为9.12万人。据统计,这9万多的学龄儿童几乎全在农村。

  同样,辍学率也明显存在城乡差距,据2011年全国事业发展统计:初中阶段辍学率全国平均水平为1.75%,比前一年略有下降,但农村初中辍学率却一路攀升,个别地区居高不下.甚至达到35%。

  与城市义务教育相比较,农村的义务教育存在着“入学率低、升学率低、辍学率高”的“两低一高”现象。不少农村少年过早地离开课堂,有的成为“早熟的劳动力”,有的成为“早产的游民”。

  城乡教育机会的非均衡到了高中阶段则更大。2011年,农村小学升学率比城市低14.94个百分点;而初中升学率农村比城市少了46.47个百分点。农村高中的萧条状况,令人惋惜,促人反思,前途堪忧。它是引发高等教育城乡不均衡的直接原因。

  资料3

  天刚蒙蒙亮,唐静就起了床。小心翼翼地将前天晚上吃剩的饭菜装进饭盒后,她摸黑赶往10公里以外的农民工子女学校,开始一天的学习。

  “我也想去公办学校上学,至少那里有好的食堂,但学费实在太高。”一想起夏天,早上带的饭菜到中午就有点变味发馊,上海宝山区安南小学的这位4年级学生心里就有点发酸。

  国家规定,公办中小学要建立完善保障进城务工就业农民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工作制度和机制。但真正要到公办学校上学,对农民工子女来说,还是一个不敢多想的“奢望”。

  为了缓解农民工子女人学难问题,南京市要求10所公办小学向农民工子女开放。但记者在鼓楼区的宁工小学采访时发现,外地生要到这里上学,除借读费外,还需交纳1000元赞助费。学校姓李的教导主任解释:“我们也想对所有农民工子女开放。但如果真这样做了,学校根本没有这么大的容纳量。那叫我们录取谁不录取谁?考虑到这一情况,学校还是设立了一个小小门槛。”

  收费高,并不是农民工子女到公办学校上学难的唯一原因。“北京的公办学校,用的都是北京本地教材。将来考大学,因为没有户口,孩子还得回去考,怎么办?”从山西来北京打工的张眉拴愁苦地问。考虑到这个因素,许多家长不得不把孩子送到使用全国统一教材的民办民工子弟学校。

  “城里孩子爱欺负人”“城里孩子瞧不起我们”,这是农民工子女与城里孩子同坐一个教室的切实感受。“我妈妈很少给我零花钱,我也没有什么新文具。城里的同学就笑话我家里穷,还骂一些难听的话。我心里难受极了,可是我不敢告诉妈妈。”从山东来到无锡,在一家公办学校就读的赵荣伟,说起城里同学对他的排斥和歧视,就忍不住伤心的泪水。

  资料4

  浙江温州市龙湾区的67.8万总人口中,外来人口已达37.3万,超过了本地人口。据统计,目前当地公办小学中的农民工子女人数也已超过本地生,占总数近六成。即使这样,仍有近一半的农民工子女就读在条件较差的民办学校,这些校舍普遍存在较严重的安全隐患。

  2011年,龙湾区政府下决心打击,取缔了16所非法民工子弟学校,却又带来了需要分流的6000多名孩子。

  但目前的状况,已是地方政府财政所能背负的极限。“财政压力太大了!”龙湾区教育局局长陈建淼说。

  “是不是政府应该全部包下来?”全国政协委员徐永光认为,这样的要求并不现实。

  “自从全免费以来,公立学校接受农民工子女实际上在倒退。以前是偷偷让农民工交钱把孩子送到这里,现在不能这么干了。于是纷纷提高门槛,要求‘七证’、‘十证’,把农民工子女往外赶。”徐永光说。“就算政府有钱,政策宽松了也会出现洼地效应。”这样的后果已发生过了,在温州的瑞安市。在中央“以流入地政府管理为主、以公办中小学为主”的政策出台以后,瑞安市曾宣布,进城农民工的孩子由公立学校全部接收,但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不光是农民工把自己的儿子、女儿带来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都过来,根本无法招架,最后打住,还得设门槛。”徐永光说。

  “原因还是教育资源不足问题,而教育资源又落在经费不足上。”南都公益基金会新公民学校项目总监张治中说,“这一困难目前在公立、私立学校,都是无法轻易跨越的制度尴尬。”

(责任编辑:薛媛)

经典图书

  • 国考新大纲系列
  • 名师模块教材
  • 面试教材系列
  • 公务员省考教材
  • 华图教你赢系列
  • 热门分站
  • 热门地市
  • 热门考试
  • 热门信息
  • 热门推荐
华图砖题库
华图直播
  • 申论
  • 行测
  • 面试
  • 历年真题
  • 模拟试题
  • 时事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