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考试

您当前位置:公务员考试网 > 招考 > 时政热点 > 8个程序,20余次出庭,939天——一个农民工的艰难讨

8个程序,20余次出庭,939天——一个农民工的艰难讨薪路

2014-07-22 12:44:12 公务员考试网 http://www.huatu.com/ 文章来源:华图教育

  新华社重庆4月29日(新华社记者韩振)五一劳动节前夕,通过微博写诗讨薪的农民工刘仲凡,终于拿到了被拖欠的工资共计13057元。从讨薪到最终拿到工资,他一共走了8个程序,出庭20余次,历经939天。

  当一万多元工钱最终通过强制执行送达刘仲凡手中时,他流下眼泪:“虽然钱不多,但这是血汗钱,不拿到这笔钱心里不过去。我就是想讨个说法!”刘仲凡说。

  拿着公司出具的欠条到公安、劳动、信访等部门求助无果

  “民工苦,民工累;背井离乡把钱挣,累死累活大半年;老板差我万多元,拿着字据去要钱;恶人不给反出拳,钱没要到鼻骨断;相关部门都求遍,推来推去谁人管……”自2011年11月起,农民工刘仲凡陆续写诗发布“讨薪微博”。

  53岁的刘仲凡是重庆垫江县的一名普通泥水工,身材瘦小,皮肤黝黑,说话很少。

  2011年3月至9月,刘仲凡在重庆营中营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打工,公司拖欠他一万多块工钱。刘仲凡多次催要下,营中营公司老板董创华在9月14日出具亲笔签名的一张欠条,承诺在9月20日前支付一万元。9月20日,刘仲凡到公司办公室讨要工资时被董创华打伤,鼻梁骨受伤。

  董创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公司和刘仲凡没有签订用工协议,不是雇佣关系而是承包关系。“在刘仲凡完成的一些工程中,客户反映存在质量问题,造成公司的一些尾款无法收回,也给公司声誉造成了影响,因此公司扣除应付给他的人工费。”他说。

  此后,刘仲凡拿着公司出具的欠条到公安、劳动、信访等部门求助,但是部门之间总是互相“踢皮球”,辗转一个多月还是没结果。不仅被拖欠的工资没拿到,被董创华打伤的医药费也一直未得到赔偿。无奈,刘仲凡想到利用微博的力量。2011年底,此事被媒体曝光引发社会关注。

  “讨薪微博”受到广泛关注后,刘仲凡原以为能很快拿到工资,但他没想到,整个讨薪过程仍然走了8个程序,到法院出庭20余次,经历了939天。

  繁复的程序,漫长的等待

  如果能预知后来的曲折艰难,刘仲凡或许没有信心能最终坚持下来。

  2011年12月12日,江北区公安分局作出《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董创华处以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200元的处罚。该决定书生效后,因董创华提出患有“预激综合征”,该处罚一直未执行。

  2011年12月13日,江北区人社局对营中营公司下达《劳动保障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营中营公司在12月15日前支付刘仲凡13057元工资。公司不予执行,拒绝支付。

  2011年12月17日,江北区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对营中营公司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进行立案侦查,后以案件法院在审理等为由无果。

  2011年12月19日,江北区法院立案受理刘仲凡起诉营中营公司追讨劳动报酬案。

  2011年12月27日江北区法院立案受理营中营公司起诉江北区人社局要求撤销《劳动保障限期整改指令书》。

  此后是一段考验耐心和意志力的法律历程:向法院起诉,法院以未经仲裁前置为由驳回;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申请劳动仲裁,对方拒绝履行仲裁裁决书;对方向法院起诉撤销劳动仲裁;对方不服一审法院判决上诉;自己申请财产保全;二审法院进行调解;申请强制执行等共计8个程序。       

  “从2011年9月20日开始讨薪到2014年4月16日法院强制执行,时长939天。正式的开庭至少有11次,另外还有些法院组织调解性质的出庭10余次,总共出庭20余次。我不懂多少法律知识,多亏有西南政法大学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刘仲凡说。

  农民工维权成本过高,讨薪成功仍无法签订劳动合同

  西南政法大学劳动法律援助中心于2012年4月份正式开展对外法律援助,主要针对普通劳动者遭遇的欠薪、工伤等问题。西南政法大学劳动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黄灵说,中心援助了68起劳动纠纷案件,用时最短的是1个月,这个案子通过调解结案的。他说,我们援助成功的案件,靠调解往往可在一年内完成,但是如果走司法审判程序,普遍需要两年时间。

  重庆百君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敏说,“有多重因素让此类案件审理异常复杂。一是前置程序多。按照正常程序,要先申请调解;调解不成,再申请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再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仲裁是诉讼的前置程序。二是举证困难。按民事案件‘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农民工拥有举证责任,而用人单位往往不签订用工合同,导致举证困难。三是执行困难。法院即使判劳动者胜诉,因为用人单位把财产提前转移,或单位负责人逃逸、隐匿等,往往导致农民工拿到手的是一张空头支票,无法落实。”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王安白建议,一是加强对农民工法律宣传,提高其法律意识。二是规范用人机制,比如给农民工建立档案,实行劳动派遣制度等;三是强化工会的作用,尤其是发挥工会为劳动者保护方面的作用;四是简化讨薪程序,将“一裁两审”程序简化成“或裁或审”程序。

  刘仲凡在讨薪过程中花费的钱远远超过讨得的薪水。主要包括打印费约500元、交通费约2000元、饭费约1000元以及误工费等。讨薪期间,他的工作经常因需要出庭而打断,很不稳定。

  拿到被拖欠的薪水,刘仲凡立刻存入银行。他说,父母都快80岁了,经常因高血压引发并发症,一住院就是几千元的花销。他目前在重庆继续给一家装修公司做泥水工,早上6点起床,8点前赶到工作地点,干到6点钟才下班,回家通常都是晚上8点左右。

  经过这场讨薪,刘仲凡依旧没有与装饰公司签订劳动关系。他很无奈,这在装修行业是普遍现象,跟用人单位提签订合同是不可能的,你一说别人就不用你了。“只能自己小心一点,做一个月半个月拿不到钱,就赶快换工作吧。”他说。

相关内容推荐

(编辑:admin)
华图教育:huatuv
想考上公务员的人都关注了我们!
立即关注

10万+
阅读量
150w+
粉丝
1000+
点赞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