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务员考试

您当前位置:公务员考试网 > 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 招考 > 时政热点 > 公务员考试时政热点:过火中储粮

公务员考试时政热点:过火中储粮

2013-07-04 10:42:25 公务员考试网 http://www.huatu.com/ 文章来源:华图教育

  如果没有黑龙江省林甸县中储粮花园镇直属库的特大火灾,5月31日,本来应该是黑龙江这座“北大仓”的秋粮收购画上圆满句号的日子。

  根据黑龙江省粮食局的数据,尽管因为农民惜售,令这次收购结束的时间,比往年延后了一个月,但“政策性收购”即由中储粮收购的国家最低价收购粮和临时储备粮等,同比增加约50%,占到前所未有的36.5%。

  而中国的粮食储备早在几年前即已超过年度粮食消费的35%,远超联合国提出的17%-18%这个安全线。这正如中储粮董事长包克辛所说,“中国粮食储备达到历史最高”,“没有近忧”。

  花园直属库的大火给这一伟大胜利抹上了一些阴影。失火粮库的储量已 “超载” 100%,而极其低水平的用电不当的问题,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证据显示火灾与中央第一巡视组进驻中储粮,又或是省粮食库存检查有关。实际上,根据中储粮官网公布的数据,“中央储备粮账实相符率始终保持100%”,而“库存品质已达到储备制度建立以来的最好水平”。

  但5月初国家审计署公布中储粮诸多“重大问题”,还是不能不让人想起虚构历史电视剧《天下粮仓》里,贪官制造的“火龙烧仓”暗示的一个有趣结论:烧把火喷上水,发霉不就顺理成章了?

  一座直属库的“过火”

  尽管距离火灾发生的时间,已经过去4天,但走在林甸县花园镇泥泞的街道上,距离粮库还有一里路,就已经可以轻易分辨出,空气里有一股“过火”后的粮食焦糊味道。

  司机们开着各色黑龙江地方牌照的卡车,吵闹喧嚷着,从粮库门口,一直排队到小镇最繁华的十字路口,有些还因为排队打起架来。从县城里来的大队的警察,在现场维持着秩序,态度却很和蔼。甚至粮库门口的保安,也已经换成了警察,门口写着“严禁非救援人员入内”。

  这是一场格外有效率的扑救。粮库里的明火,在6月1日晚间即已熄灭。2日收尾后,3日官方公布鉴定结论乃是“传输机导线与配电箱摩擦,致绝缘皮破损,短路打火”,拘留9名嫌疑人,其中两名主要干部粮库主任郜彦平、副主任罗洪权旋即取保候审,郜赴齐齐哈尔治病,罗则留在现场协助救灾。

  “过火”是一个多少有些含糊的词汇。从中储粮公布的调查结果来看,火灾并非蓄意纵火,也没有人员伤亡,直接燃烧炭化的粮食虽然达到1000吨,但与总量相比并不是非常大的比例。但在扑救到转运完毕的5天中,消防人员始终在向粮堆浇水以防复燃,玉米受潮后会否影响食用,或是产生致癌的黄曲霉素,这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过火”玉米的质量和价值,公告中并未提及。

  罗洪权看起来一无异状,他穿着簇新的浅蓝色衬衫,胸前有“中储粮”三个字,面带微笑,精神饱满。他谢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门卫告诉记者,罗一直在忙于接见被拘员工家属,和各种检查组。

  黑龙江中储粮的发言人——综合处副处长郭辅军,6月5日已经在返回哈尔滨的路上,听到电话里记者的问题,他简短地回复说:“不要问我,也不要问中储粮的任何人,你最好谁也别找。”

  难以置信,仅仅3日、4日短短两天,面前这长长的车队,以及库区内的上百名工人,已经将4万多吨“过火”的临时储备粮搬运走了。这令人惊叹,按央视晚间新闻的计算,这足够12万人一年的口粮。另一个形成鲜明对比的数据是, 5·12地震时,四川粮食局震后5天才筹集和发出了1.42万吨救灾粮。

  到了8日早上,连附近的妇女老人都被发动起来,以每袋2元的酬劳,从早上5点开始“装袋”。记者下午再看火场时,除了未过火的粮囤,以及散落在泥地上星星点点烧焦的玉米,成堆焦黑的钢筋,石头,麻袋,整个粮库已经空空如也,甚至连地上砖头砌的地基,也被装入跟粮袋一样的化纤袋,封口拉走。

  路口趴活的小车司机李志军(化名)5月31日事发时正好在现场附近,他至今忘不掉那犹如梦魇的一幕:“那天天气很热,风特别大,这附近有的小树都刮断了。现场一会儿冒黑烟,一会儿冒白烟——玉米受热变成了爆米花,产生了好像爆炸那种效果。风一刮,就把一团火从这边的粮囤刮到另一个上,一转眼就全都着了。”

  李在火灾前曾经到过最先着火的12号库附近,这是一个由装满粮食的麻袋为墙和顶,内装粮食的建筑,四周有钢筋栅栏固定。在它旁边,则是大片的数十个规模较小的“蓆茓囤”,主体是由芦苇扎成的栅和顶部,里面同样装满粮食。整个粮库就像一个大粮食堆。李回忆说,“囤和囤中间连小四轮都过不去”, 而且有些囤没有盖顶,干燥的粮食就那么裸露在烈日下,“想不着火都难”。

  对于粮储行业而言,火灾本来就是所有灾害中最需要重点防御的,而春秋季节更需要提高警惕,仅仅在两个月之前,同在黑龙江的集贤县永安粮食收储有限公司就曾经发生“4·3”火灾事故,导致11个茓囤过火,初步估算直接损失3.3万元,黑龙江粮食局还专门为此发布紧急通知,要求“不培训不许上岗”,“ 做好突发事件和事故应急处理准备工作”。

  但一切还是无可避免地发生了。

  粮库里的职业人生

  “早知道电工这个职业有这么大风险,打死我也不会让老肖干。”肖振华的妻子刘亚芹说。自从火灾发生后,54岁的电工肖振华就没有回家,电话也不接。6月3日,刘亚芹收到一纸拘留通知,上面说,肖振华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林甸警方刑事拘留。

  最远到过哈尔滨、在饭店从事刷碗工作的刘亚芹对此束手无策。同郜彦平一样,肖振华也有心脏病,但刘亚芹不懂得如何办理“取保候审”。

  肖年轻时从黑龙江省粮食学校毕业后,一直在粮库工作,2004年粮库改制,他的工资最低时一度只有300元。2011年底花园粮库划归中储粮,他考取了电工证,成为林甸直属库的一名合同制电工,月薪2400元。刘亚芹很高兴地在家里贴上了“财神到”。但祸从天降,去年在一次作业中砸断左手拇指后,尽管已经痊愈,但他再不能从事户外作业了。

  这让只有两名正式电工的林甸直属库捉襟见肘。刘亚芹说,整个春天,肖振华都没日没夜在烘干塔里烘玉米,因为烘一吨可以赚3毛钱。而他的工作,有时由另一名电工王文革代劳,更多时候则是“谁都可以干”,比如库里一个叫“付老七”的工人。

  在粮库,电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接电”,因为把粮食从低处的卡车运到高处的粮囤,需要用到输送机以及很多其他大型电力机械,它们在这个22万平米的粮库里到处移动,要用电,只能随用随接。

  从官方的事故认定描述来看,电线穿过输送机的配电箱时,显然并未按电工规范套管或用绝缘皮保护。国家电力花园镇管理站一位不具名的副所长,参与了救火中的电力供应和保障,他说,林甸直属库刚刚通过了该部门今春的例行检查,但他在库内看到的电力设施的确“有些行,有些不行”。

  记者未能找到这位“付老七”,也未能确定电线究竟是何人所接。因为火灾发生后,粮库谢绝外界进入,而所有职工也几乎都没有回家。

  肖振华的儿子肖金宝可能是个例外。他在粮库担任门卫,偶尔也客串消防。救火那几天刘亚芹和他通过电话,说唯一的消防员被拘留了,他现在24小时都在消防车里,随时等候检查。6月8日午夜,肖金宝回来一头栽倒在床上,“问什么都不说”,天一亮,就又回去了。

  正式消防员刘岩的妻子马艳红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救火的消防员也有罪?”一直忙于救火的刘岩也在6月3日进了看守所,但刘妻并未收到正式的刑事拘留通知,也无从知晓刘岩是否是媒体报道的“9名犯罪嫌疑人”中的一个。

  按照马艳红的描述,退伍军人、曾经的消防队员刘岩平时的工作职责除了巡逻,偶尔担任门卫,还包括耕种粮库东南角的一块玉米地,和给东墙下的树苗浇水。邻近的村镇如果发生火灾,消防部门也会征用他驾驶的这台服役20多年的老式消防车。除此之外,前几天他还接到另一个任务,去河滩完成粮库的种树指标,足足种了两天。

  马艳红的家有两个房间,大的一间临街,用作饲料零售生意的库房和前台,小的一间是卧室,里面有一台显像管电视,和一铺双人床大小的炕,11岁的女儿爱干净,白天床垫要翻起来,用一根铁丝固定。地上到处是玉米秸,因为做饭的炉子也在这间屋子里,在冬天时还可以用来烧炕取暖。

  “我去库里问了,罗洪权说,俺家刘岩是老实人,就是配合调查,应该没什么事。”马艳红说,她甚至还笑了起来,“他现在已经相当于安防的处长了。听说以后会换一辆新的消防车。”没有人告诉她,据《华商晨报》消息,由于此次大火,林甸粮库已经被降级为大庆粮库的分库。但黑龙江中储粮综合处副处长郭辅军对此表示:“总公司正在研究,还未做出最后决定。

  “常平仓”之梦

  如果那样的话,林甸直属库就跟林甸县城西南的冠兴粮库差不多了,即没有储备粮补贴,与市场上的其他民营粮油储运公司同等竞争。

  记者6月6日在冠兴粮库看到,同林甸直属库面积相仿,甚至地面硬化的面积更大一点,但院子里空空荡荡,看不到很现代化的仓储设备,只有两个房子大小的“蓆茓囤”,立在中央。工作人员说,那是帮助林甸直属库储存的“临时储备粮”,后者会为此付出一定的补贴。

  冠兴粮库办公室的墙壁上贴有中储粮的各种制度,以及防火领导小组等,记者注意到,安全防火小组的领导之一,名叫郜彦坤,据说是花园直属库主任郜彦平的弟弟。

  同他的邻居们一样,尽管家距离冠兴粮库只有百米,但农民张国祥已经很多年没有把他家里的玉米卖给国属粮库了。同时,他也很纳闷直属库的粮食都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冠兴粮库已经好几年里面一粒粮食没有了。”他说,“同样标准的玉米,国家最低收购价是1.05元,运到粮库要自己出车出人,等级还肯定要被克扣。而市场上,粮食经纪人会开着车到你家的地里把粮食运走,根本不用你动手。”

  曾经在林甸直属库工作、2004年下岗的前电工史凤忠也同意这一点。他抱怨现在直属库的领导任人唯亲,让有经验的熟练工人下岗,而民营企业则完全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现在那些警卫知道紧急情况要先关电闸吗?”住在直属库附近的他还指出,库里的粮食都是从外地整车队拉来的,“一看就不是农民来卖粮”。

  “换在我们那个时候,这样的情况根本不会发生——地方粮库曾经有规定,5级风以上禁止室外作业。”张国祥家粮食的买主、现在的养鸡场场主,曾任花园粮库副主任的吴镇平(音)说,“1999年我们的仓容从几千吨飞涨到9万吨,当时花园粮库到处都是蓆茓囤(就是用狭长的粗席子做囤),我作为主管安全的领导,晚上根本担心得睡不着觉。索性在2004年买断工龄下岗了。”

  但今日的花园直属库远非吴镇平在时可比。黑龙江中储粮官网在《回应林甸直属库三点疑问》中说,该库平时仓容3-4万吨,核定容量7.6万吨,事发时库存约15万吨。其中有相当部分临时储备粮为露天存放,但“黑龙江33个直属库,有露天存放,也有仓储存放,这些均为发改委等部门批准过”。声明中还解释说,收购超过自身库容是“保证农民种粮利益”。

  这似乎情有可原。除了“运气不好”碰上大风,发生火灾,林甸直属库似乎并没有其他自作主张之处。例如,根据公开报道,黑龙江省政府明令要求所有玉米政策性收购库点做到不限收、不拒收、不停收,干粮与潮粮同时收;仓容不足的库点,可以做蓆茓囤。而直属库收储的原则,正如包克辛接受采访时引用《资治通鉴》里形容古代“常平仓”的话,“丰则贵籴,歉则贱粜”(丰收时就用高价收购粮食,歉收时就用低价卖出粮食)。

  但市场经济下,理想同现实之间的差距,并不总如想象中那样完美。中储粮庞大的库容,以及管理和经营一体的机制,令其成为市场中的定价者,导致过去在大豆、绿豆等农产品的“丰则贵籴,歉则贱粜”,反而成了“追涨杀跌”。而早在朱镕基就任总理时,就曾公开批评直属库的“造假问题”。

  而这次的玉米,也正如中国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指出的,国内玉米主要产区收储量高于预期,导致供应趋紧及国内价格上涨。这令国际上价格较低的玉米产地趋之若鹜,该机构据此认为“新年度玉米进口可能增长85%”。

  抛开贪腐问题,为中储粮的效益担心看起来并不那么必要。《山西农民报》认为,目前东北玉米因年景不好导致品质打折,导致了此前玉米价格的低迷,但玉米已成为中国第一大粮食作物,加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8日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曾说要“合理提高玉米最低收储价格”,因此“政策似乎更符合人们的心理预期”。

  但这带来最直接的危险,是类似泰国大米的窘境。泰国2011年起实行类似中储粮的价格保护政策,实行两年下来,造成200亿美元亏空之外,还令泰国米比印巴和越南价格贵了30%。《粮油市场报》去年底的消息说,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实行“以目标价格为核心的粮食反周期补贴制度”,这类似美国的农业补贴,但从今年的“一号文件”来看,该政策远未到出台之时。

相关内容推荐
  2019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公告
  2019年国家公务员考试递补公告
  2019年国家公务员考试补录公告
  2019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录取公示|录用公告

(编辑:admin)
华图教育:huatuv
想考上公务员的人都关注了我们!
立即关注

10万+
阅读量
150w+
粉丝
1000+
点赞数

国家公务员考试汇总
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国家公务员考试公告 国家公务员考试大纲 国家公务员考试专业分类目录 国家公务员考试职位表 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入口 国家公务员考试报考条件 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费用 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 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确认 国家公务员考试准考证打印 国家公务员考试行测备考 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备考 国家公务员考试考试时间 国家公务员考试考试流程 国家公务员考试考试科目 国家公务员考试答题须知 国家公务员考试考场规则 国家公务员考试真题解析 国家公务员考试成绩查询 国家公务员考试分数线 国家公务员面试公告 国家公务员面试名单 国家公务员考试资格复审 国家公务员考试调剂名单 国家公务员面试技巧 国家公务员面试礼仪 国家公务员结构化面试 国家公务员无领导小组讨论 国家公务员考试体检考察 国家公务员考试录用公示

招考信息

招考公告 考试大纲 招考职位 面试公告 成绩查询 录用公示 官方通知 考试日程

报考指导

新手入门 公告解读 大纲解读 职位分析 报考数据分析 报名指导 职位职能介绍 历年考情 数据汇总 政策解读

国家公务员考试备考资料

公共基础知识 专业课辅导 名师指导 每日一练 方法技巧 经验分享

行测

常识判断 言语理解 数量关系 判断推理 资料分析

申论

归纳概括 综合分析 贯彻执行 提出对策 文章写作 综合指导 申论热点

面试

面试指南 结构化面试 无领导小组 面试技巧攻略 面试热点

国家公务员考试试题

行测真题 申论真题 面试真题 行测模拟 申论模拟 面试模拟 公共基础知识 命中真题